具現王子3 第八章 一箭雙雕(上)

 

  男子越來越沉不住氣,顯得越來越倉皇。他著急的像屁股著了火般,自出了人潮擁擠的夜市入口後,他就意識到了一點──這是引蛇出洞啊!他,中計了。

  猛然回頭一看,只見那兩名臉色陰沉的男子,也剛出了夜市入口,形影不離地跟在他後頭,卻沒有追上來的意思,這下更讓男子確定了他們是想將他逼到遠離人群的偏遠地區,一舉收拾掉他。

  思及此,男子心煩意亂地緩了緩腳步,拿捏不定是該回到人群中把人們當成擋箭牌,他們必定不敢妄動,還是要使用能力迅速逃離此地,擺脫掉他們的追蹤?

  那兩名男子看起來絕不是省油的燈,二對一,人數上不利於自己,若是他們的能力又不好對付的話……男子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始沿著夜市外圍疾走,既沒進入人群之中,也沒遠離人群,同時掏出了手機撥了通電話。

  而那兩名跟蹤他的男子便是查克與老豹。查克見男子改變路徑,轉為繞著夜市外圍,又看到他拿出手機,就大約猜出他的意圖了,當下便沒有跟老豹繼續追上去,而是跟此時自另一邊走來的莫玲、陳忠訊、范繼彥碰了頭。

  「那傢伙搞什麼?」莫玲見查克停下了腳步,知道他不是追丟對方,便問。

  「他察覺到了我們是想將他引到人群稀薄處,便順著夜市外圍繞圈了,同時還拿了手機進行聯絡。我猜測他是想找一些能力者過來,先解決掉人數與形勢的差異……只是他並不知道我們的能力,就算他叫來四名能力者也不足畏懼,所以我認為我們可以慢慢等他叫人,正好能順手解決一些能力者。」查克難得滔滔不絕地說。

  「不愧是查克。」莫玲笑著點點頭,思忖一下說:「好,我們先保持距離看看情況,若是有絕對的把握能迅速解決,繼彥、查克,你們就直接上了。若是他們發覺處於弱勢,有意逃跑的話,就讓他們跑到空曠地區,到時候就更沒有顧忌了。」

  她對著查克與老豹說:「為了讓對方以為只有你們兩個人,達到出奇不意的效果,我們會隱入人群,在你們附近盯著。啊對了。」

  莫玲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潔莉,說:「潔莉,在上頭找找有沒有可疑的人接近,那傢伙要撂人了。」陳忠訊的「感知」是單方面的能力,他能夠藉由能力揣測到被感知者的部分心思與身分,卻不能將已身想表達的訊息傳給他人,因此要聯絡飄浮在上空的潔莉,就只能使用的手機了。

  莫玲一聲下令後,查克與老豹便再次尋著那名「擬化」男子的身影,試圖接近,適當維持在對方能注意到他們的距離,給對方製造無形的壓力。而莫玲三人則回到了夜市,悠哉逛著放眼望去的各式攤放,同時在相隔男子位置不遠處的地方閒晃著。

  那名男子結束通話後,便擇了一家攤販的桌椅坐下,隨便點了碗東西吃著,目光誓死不離般地死盯著假意在逛光碟攤販的查克、老豹兩人。 

  可憐的男子,完完全全被莫玲小組蒙在鼓裡了,他還以為追蹤者自始至終只有這兩人呢,深以為只要在人群之中他們就不敢動他,還叫了人妄想來個扭轉局勢,先把查克、老豹打成殘廢再來拷問他們的來意。

  桌上的霸丸已經光了,男子越想越得意,越是覺得掌控大局的是自己,原來緊張的情緒漸漸放鬆,甚至還翹起二郎腿以一副輕佻的眼神睨望著查克、老豹,就要看看他們還有什麼花樣可以搞,看得老豹差點要耐不住性子上前先賞他一拳了。

  幾分鐘後,就在老豹把攤販內所有的光碟都看完、嫌得不耐煩時,一名大約十八歲上下的少年在一陣東張西望後,來到了男子跟前,敢情就是這名男子所撂的「人」。

  這名少年無一特別之處,就與路過的普通人無異,何況就這麼一個人,在上頭瞭望群眾的潔莉也看不出個不對勁,還是陳忠訊「感知」到了查克的消息這才通知莫玲,否則他們連對方走掉後都還在傻傻地逛夜市呢。

  莫玲聞訊之後,有點哭笑不得,該說這名男子聰明呢,還是愚笨呢?他還以為男子會撂一群能力者過來為他助陣呢,想不到就一個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少年,難道他都沒考慮到查克兩人還有同夥嗎?以及兩人的實力是否在他之上?或許是夜梟的勢力範圍之大,他們這些夜梟的高階能力者,平素根本無人找他們麻煩,都活得太逍遙了,完全不必費心機。

  莫玲發覺,她是徹徹底底高估了這名男子。

  她帶著范繼彥、陳忠訊,三人慢條斯理地往查克的地方過去,而這時男子與那名少年正交談著,聲音沒有刻意放小,一旁查克兩人還是依稀聽得到。

  「銓哥,你說誰要找你麻煩了?是能力者嗎?」那名少年坐到了被稱為「銓哥」的男子對面,問。

  銓哥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你沒看到那兩個突兀的存在嗎?光碟攤販面前的。」

  少年轉頭望了望,說:「那兩個很醜的女人嗎?……嗯,的確挺突兀的。」

  「白癡!我說的是那兩個男的!」

  「喔、喔!」少年點點頭,戰戰兢兢地說:「銓哥,看起來不好惹啊,他們不會都是能力者吧?為什麼要找你麻煩?」

  「誰曉得,老子買個雞排就被盯上了,我穿得這麼一般,也不會是來打劫的,估計是跟夜梟有過瓜葛的勢力,去弄來了兩個能力者想搞我。糟糕……不會是上次那個幹賣藥的陳鯊魚吧?特地找了兩個能力者來對付我……」

  「搞不好喔。」

  「好你媽的,整天待在家裡,不然就是去上學,你加入夜梟到底幹嘛的?上次叫你跟我去也不跟,要不是你那個能力難搞,老子早就看你不爽給你一拳了。」銓哥瞪眼說。

  少年一聽,打了個哈哈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幹嘛的,被找過去就加了,也就是加好玩的嘛,到現在都還沒被叫去辦過什麼事。銓哥,你說現在要怎麼辦?把那兩個人放倒嗎?」

  「嗯……」銓哥想了想,眼角不時瞟了瞟不遠處的查克、老豹,說:「他們既然想把我引出去,那我們就正大光明地出去,反而把他們引過來。嘿嘿,上次我去弄那個陳鯊魚的時候,沒放過什麼能力,他一定不曉得我的能耐,他找的這兩名能力者肯定都是三流的,我們就來個反咬一口,把他們引到無人小巷,打一頓之後順道弄走他們的錢財……嘿!這附近正好有個施工處,現在這時候完全沒人,就到那裡好了。」

  「這樣好嗎?會不會對人家太壞了啊。」少年擔憂地說。

  「啐,壞什麼?我告訴你,你不弄別人,別人還要弄死你呢!走吧,就按照我說的,不要做什麼怪異的舉動,自然一點。」

  「嗯!」

  兩人商榷完畢,就這麼付了霸丸的錢,離開攤販,直直走出了夜市,查克、老豹兩人自是跟了上去,另一邊潔莉也把消息經由陳忠訊傳達給莫玲了。

  「莫玲小姐、莫玲小姐!……」晚查克兩人一步走出夜市口的莫玲等人停了下來,見是那名附近派出所的警察周延平,還整個人氣喘吁吁的,像是跑了許久。

  「莫玲小姐,我們……我們……你叫我們盯的另一名能力者,他跑到夜市裡來了,我是來跟你通知一下的。」周延平喘著氣說。

  「喔?」莫玲有些意外,「難不成那兩名五級能力者認識?……那少年就是另一名五級能力者?」

  范繼彥點頭說:「錯不了了,雖說剛才沒看清對方,但是年齡與特徵都與資料上差不多。」

  周延平接著說:「因為他跑到了夜市,正好是莫玲小姐你們的所在地,所以我們就沒再繼續追蹤了。警局派我來跟你們通報一下,如果還有需要儘管跟我說!」

  「嗯。」莫玲勾起了一抹微笑,說:「這麼剛好,一箭雙雕啊,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了。周延平,只要我們一到了人煙稀少的地區,你就讓警察們把我們周遭的路段都做隔離,避免路人被波及或是接觸。」

  「嗯!」周延平挺直的腰板應聲,頓了頓說:「對了,我真的不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

  莫玲睨了他一眼,莞爾說:「以後吧,我怕你被波及到,小命就丟了,以後有的是機會。」

  「喔……」滿腔熱血的周延平被澆了桶冷水,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莫玲姐,他們已經從大街進入一條巷子了,查克、老豹還在跟著。」陳忠訊說。

  「嗯,走吧。」莫玲拿出了手機,又打給了查克吩咐:「你們看情況行事,若是能直接拿下,不必等我們。我們想把對方引到無人處,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配合,正符合我們的意。」

 

  

 

  查克與老豹仍以適當距離尾隨在兩人後頭,離開了夜市之後,他們就順著外頭的大街走入附近的分支巷弄。

  這裡是附近住宅區,漆黑冷清的暗巷中,僅有幾盞路燈閃爍著,將路過的旁人拉出長長的影子。現在的時間不算晚,不只是附近住屋的燈都還沒熄,巷內不時還會碰到他人,實是不好下手,不過前頭那兩個人正好也有往無人處的意思,查克、老豹便恭敬不如從命,默不吭聲地走著,悠閒如同散步。

  「嘿嘿嘿,考慮到莫玲的性格,對那男孩就下手輕點好了,可是對那名男子,我就要盡興盡興些,好好發洩一下。查克,沒問題吧?把男人讓給我?」老豹興奮地搓著手問,咧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無所謂。」查克冷冷答了一句。

  兩人達成共識後,便跟著男子又走過了幾條巷子,最後進入一處尚未完成的隔離工地。

  四周皆被亮綠色的鐵板圍起的漆黑工地中,蔓延著被晚風吹起的細沙塵埃,幾處地方停放著挖土機,鋼筋水泥、各式建材散落在地,中央是打好地基、架起了鋼架的未完成大樓,整座偌大的工地空間無一絲人氣。

  這種地方,最適合從事非法活動了。

  銓哥與少年走到了工地接近大樓處,終於停下,轉身等著查克與老豹落入他們所布置的蛛網之中,殊不知,這一次蜘蛛碰上的,是更大、更兇猛的生物。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