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 第九章 日野嚴一郎(上)

 

  「沒想到在我昏迷期間發生了這麼多事……」陳瑀甯凝望著自己的雙腿,腦中卻是若有所思,原本神色柔和的她這時顯得有些凝重。

  毅良正與陳瑀甯並肩坐在軟床上。在陳瑀甯醒來後,她便叫他坐在自己的旁邊,一五一十將她昏厥期間所發生的事情道盡。

  毅良簡略地敘述了大屠殺的後續,辣三與他的同夥是如何被突然冒出來的日野華解決掉的,自己又是如何隨著日野華抱起陳瑀甯一路逃到地下停車場、躲避特勤小組與警方的搜查,接著被名為誠恕的大男孩傳送到幾條街外的十字路口。

  能力者、「縱天」、日煦、夜梟、南北派的衝突、台灣不為人知的動盪局勢、日治時代就存在的「老爹」以及宅邸的日煦夥伴們,毅良全不避諱,盡可能詳盡地將這些他所知道的事情告知給陳瑀甯,只要是有不懂、有疑惑的地方,他也會竭盡所能地解釋清楚。

  當陳瑀甯聽到日野華被砍傷的過程,她有些著急;當她聽到毅良險些被爆炸的氣焰灼傷,更是焦急;當她認真地聽著毅良是如何引發出能力解圍、運用能力、揣測著能力的規則時,是心驚膽跳;當她耳聞到毅良描述著馬莎斷腕血濺當場、被誠恕在腹中塞了寶特瓶仍然想取我方的性命時,原本興奮的情緒又變得有些花容失色。

  至於毅良為何會一反常態地解釋這麼多呢?

  現在的陳瑀甯對他來說,就是個像母親、像姊姊一般的存在。他並不是對她不熟悉,三年下來,撇去那些毫無交集的同學與嚴厲苛求的導師,她是學校中,與他相處最久、講過最多話的人,唯一一個真正會對他示好的人,只是他從來沒有嘗試過打開自己的心扉,對外界自然也是置若罔聞。

  如此這麼一想,他對陳瑀甯的觀感徹底改變了。

  在被流氓同學又一次毆打之後,毅良逐漸對陳瑀甯敞開自己封閉的情感,並開始對她有了某種信任。這個轉變並不是醫院裡、在她細心呵護照顧他時才產生的,而是在更早以前,兩、三個月前的時候就對她有了些微的好感,直到「日煦」這個關鍵引爆之後,他才打開了自己。

  三年的時光,就是積砂也能成塔、集腋也能成裘,毅良何嘗沒有感受到陳瑀甯無私付出的愛?只是,這三年來的點點滴滴,與這之前的慘痛時光比起來簡直是微不足道,何況一個人長年來形成的性格是能在短時間內被改變的嗎?

  但是畢業將近,毅良不是整天渾渾噩噩過著萎靡不振的生活,他是有在思考的。現在的他沒有家庭、沒有父母、沒有同儕,唯有一個會幫助他的陳瑀甯,她老早就在他心中駐留了一個地位。

  當早上毅良被陳瑀甯的作為真誠感動到的瞬間,他那多年來固若金湯的心防終於被打破了……對於他這個很久沒飽嘗過「愛」這種滋味的人,一旦心防瓦解,那麼對方便會躍昇成為他心中一個重要的存在。

  儘管在百貨公司時,毅良曾對陳瑀甯抱有猜忌,但他打從心底還是希望她能夠永遠站在他身邊,給他僅剩的、唯一的支持。

  而在保護陳瑀甯經過的這一連串事件後,毅良更是在冥冥之中、不知不覺對她萌生了情感……這情感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尊敬?崇拜?恩情?依戀?甚至是愛情?他不知道自己對她是抱以何種想法,但他知道,現在的他,無法接受她離開的事實。不管是以任何形式離開,他都不想再讓自己孤身一人……好不容易,有了能傾心對待的人。

  所以,毅良考量了許久,他不想再對陳瑀甯有所隱瞞了,他不必要再繼續隱瞞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種種,他決定吐納一切。

  坐在床邊的陳瑀甯聽到這些從沒耳聞過的事情,正在讓腦袋慢慢消化著那些聽起來極不合理的資訊。她想,從來不會說謊、開玩笑的毅良,這時候沒必要認真肅穆地編造一個故事來騙自己。不過她倒是萬萬沒想到,昏睡了一覺,醒來後卻見他格外成熟許多,應對處事是有模有樣了起來,那原本空洞無神的眼神,此時竟帶著些神采且沉穩、自信了些,還一下子滔滔不絕說了這麼多話……她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就像母親一樣,見到孩子在一夕之間長大了不少,一股欣慰感蔓延開來。

  「毅良,沒想到我才睡了一覺,你就變得成熟許多了呢,還是說我睡了不只一天,而是有段時間了嗎?」陳瑀甯莞爾說,那眼縫都瞇成一彎,兩腮上還靨出了酒窩。她半開玩笑地說。

  毅良一怔,被這突如其來的誇獎弄得不知所措,原本有些正色的神情這下子就慌張起來,別過頭去不講話了。

  陳瑀甯想到了什麼,一轉話鋒,說:「對了,你剛剛說這裡的人要讓我們住在這裡?」

  毅良聞言,點點頭,「大概是考慮到我無家可歸,不如住在這裡,跟他們行動起來也會比較方便吧。」

  陳瑀甯沉吟一聲,說:「這樣好嗎?你還要上課,何況我讓你跟我住一段時間這只是暫時性的,往後要是相關單位來的話,你還是得找到一個固定且能依靠的住所才行。」

  毅良撇了撇嘴角,有些不悅,「這倒是沒問題,日煦的人會幫我們處理好,否則這些人怎麼都住在這裡?還有我不想再去學校了。」

  「咦?」陳瑀甯一聲驚疑,擔心地說:「毅良你現在才國中而已,雖說義務教育是九年,但我還是很希望你能繼續念書下去……上了高中後就是一個新的開始,你不必擔心那些國中欺負你的同學還會出現,我相信你可以做到與新同學們和平相處的!」

  她突然有些激動起來,「我會一直陪著你!學費方面我可以先幫你出,毅良,你很聰明,若是發憤圖強、好好念書下去,將來出人頭地並不困難啊。」每位做師長的都希望自己的學生能闖出一片天來,她也不例外,更何況三年來光是自己對毅良的付出,就足以產生一種似於親情的感情了。她一直很想讓毅良步上軌道,看著他成長茁壯,讓自己能放下心來。

  毅良卻不以為然,他認為陳瑀甯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不,她根本就不相信能力者的可怕,她還以為這是類似扮家家酒的兒戲。如此想來,就算他對陳瑀甯有著尊敬,也不禁口氣差了起來,「我是不會再回到學校去了,讀書又有什麼用?出人頭地又有什麼用?還不是……都一樣。」

  「毅良……」這下子搞得陳瑀甯也低落起來,她知道毅良的心被傷得不輕,要重返社會、重返校園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到的事,會對學校如此憎恨也是難免……但這樣下去他只會一事無成,若是不好好開導、勸誘他的話,他是永遠不會從學校的陰影中走出來了。

  陳瑀甯正想開口,卻是毅良察覺到她的企圖,率先說道:「老師,妳不必再跟我說什麼了,我已經決定要待在這裡,因為……只有這裡的人才會需要我。」因為,只有這個「世界」才有我必須去達成的使命。

  「但是,我還是希望妳也能在這裡……」頓了一下,毅良又說。陳瑀甯如今是他的心靈支柱,是她,將他從深淵中拉起,不過這個要求未免有些強人所難,他知道她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不能為了自己任性的要求而留下。

  陳瑀甯輕輕嘆了口氣,毅良心已絕,現在說什麼都於事無補了。只是她對日煦並不了解,聽毅良口中所說,日煦是自日治時代以來就建立的能力者組織,一直在暗中抑制著南部的惡勢力,這麼聽來,這裡的人該不會對他有所傷害……但現今社會險惡,有許多表面上稱善的利益團體,實際上都是幹著骯髒汙穢的行業,她就是怕毅良迷迷糊糊上了當,中了這類組織的陷阱,儘管現在人家表面上對他們示好,還看不出個所以然。

  「如果你想要我留下的話,我是可以待一陣子,可以向學校那邊請個長假。」考量片刻後,陳瑀甯決定想暫時待在這裡,一方面她能清楚知道這荒郊野外具體是在做什麼的,一方面也能經由時間給予毅良勸導,看能不能成功讓他回心轉意、重返校園。大考將近,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就只得等明年了。

  毅良一聽,自是不知道陳瑀甯打的是什麼算盤,對方的回答出乎意料,讓他不禁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他回過頭來,先前隱約透著怒氣的神色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嘴角微微上揚的笑容。

  陳瑀甯也輕輕綻放笑容,毅良難得一笑,她自然很是高興,只不過自己可笑得有些勉強,甚至能說是近於苦笑了……面對眼前這個單純男孩,自己會不會大過於心機了?她不禁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大哥哥、大姐姐!」就在此時,房間的和式拉門被倏地打開,一名小女孩帶著稚嫩甜膩的嗓音衝了進來,一張小臉笑得燦爛無比。

  室內的兩人都是一怔,但很快就因女孩可愛的舉止放鬆下來。

  這嬌小的闖入者外貌看似僅十歲,穿著一襲印有櫻花花瓣的粉色浴衣,卻光著有些髒黑的腳丫子,渾身滿是活力。

  女孩有著一頭散發光澤的及肩短髮,髮色是深褐色的,一張白皙稚嫩的臉蛋細彎柳眉、圓圓大眼、粉潤小嘴,頰上還有因精力旺盛泛起的紅暈,鎖骨下的衣襟大剌剌地敞開,那未發育的小小胸脯若隱若現,不知掩蔽。

  毅良看這女孩,不禁想到了日野璟,這一想,又跟著聯想到了日野華,為她們的情勢有些擔心。誠恕先行把她們送回這裡,估計她們正在接受治療吧?

  「老爹想在開飯之前跟你們說說話,特意叫蘭蘭來傳話!」女孩大聲嚷著,嘻皮笑臉。

  蘭蘭就是這小女孩的綽號吧?這樣自稱自己真可愛。這傢伙也是能力者嗎?年紀還這麼小!

  毅良與陳瑀甯相視一眼,便從床邊起身,隨著蘭蘭出房。

  蘭蘭見他們有所行動,也不畏懼他們,大大方方地走在前頭帶路,速度拿捏妥當,領著兩人穿過幾條晶亮整潔的廊道。

  「老爹是這裡的宅主吧?」行步間,陳瑀甯問,也不知道是問前頭的蘭蘭還是毅良。她對這個組織的領導人不知該如何稱呼,只得這麼說。

  蘭蘭完全不把兩人當作外人,富有氣力地「嗯」了一聲,說:「老爹人很好喔!呵呵,不過爸爸說我應該要叫老爹『伯父』,不然有兩個爸爸很奇怪,嘻嘻。」

  「?」毅良懵懵懂懂,聽這小女孩的童言童語不禁哂然失笑。

  陳瑀甯倒是苦笑著臉,她拉起自己一片紅一片白、幾乎染了半個身子血跡的裙擺,說:「這個樣子去見人,很失禮啊……」其實她心中現在最寄望的事情,就是想好好去洗上一陣熱水澡。

  毅良瞥去一眼,牽動嘴角,其實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身上很多地方都被轎車爆炸產生的氣焰給燒焦了,用「灰頭土臉」這個成語形容現在的他完全不為過。  

    

 

 

--------------------------

下下禮拜段考呢,不過還是會更新啦,呵呵。

具現王子有很多地方未補充、細打,重修後我會全部打過一次。

是說,有沒有人要當我畫師啊!

--------------------------

2013/8/4修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