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幻想故事具現為文字,邁向「暢銷小說家」!此地文章除惡搞文、同人文外的小說文章皆為完全自創,請勿擅自轉貼文章、盜取故事情節及私下拷貝加以利用修改,謝謝配合。
食用連結:顛倒世界愛芙洛戰爭奪心嶼特務第七感當殺手遇上魔法師你...是外星人?!具現王子FB唷

☆重要公告: 章魚回歸,重新高密度更新轟炸!新坑「顛倒世界」。

☆小說更新: 7/11 顛倒世界 第二十一章 入侵統藝 

愛芙洛戰爭 十二章 啟程 (第一集完.停更)
奪心嶼 第十七章 交戰(完) (第一集完.停更)
特務第七感3 追蹤線源頭 11 迴避第七感的死亡 (停更)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3 病毒之役 第一章 中計(下) (停更) 

此地部落格內之文章皆為個人創作,請勿擅自轉載、抄襲、沿用,進行任何商業行為,謝謝配合。
此地嚴禁筆戰、嗆聲、辱罵,但歡迎評語感想。
謝謝各位讀者的青睞與支持,歡迎交流、閒聊唷^^
目前主力大長篇為顛倒世界
部落格一周更新一至兩篇不等。
發佈於其他小說網站的連結請至右側尋找~
P.S.有人想幫我畫角色圖的嗎?(。◕∀◕。)

 顛倒世界 封面2 芭辣依卡 小檔案  

 

  顛倒世界 第二十一章 入侵統藝

 

  三天後,身為鏡遊者的能力恢復正常,我開始變得能夠隨心所欲地去製造「視鏡」與一般的「鏡子」,打開的地點因為沒有實際到過難免會有誤差,但總歸來說還算準確。或許是這陣子在克紋哲與裘娜雅的陪伴與改變之下,我心中的心結一個個解開了。我自己沒有太大的感受,但確實對於那些同伴的「死亡」逐漸釋懷了,也開始正視「鏡遊者」的能力,去坦承接受一切,然後,帶著自信。

  我同樣非常在意「滷肉飯」各位的情況,何況過了這麼多天,該存在的變數要發生也早發生了,但在心境上,我似乎從對自己無限的愧疚,轉變成了不是沉溺於曾經的傷痛而是想辦法去拯救、著手下一步。

  人命同樣重要,背負著或許要背負的生命也同樣沉重,「時間」與「陪伴」將那些雜亂的情緒淡化出來──我看過了發電廠內、看過了「滷肉飯」的基地,也窺視了「統藝」的總部大樓,值得慶幸的是,第一部隊的他們似乎都還活著,被監禁在「統藝」的總部大樓裡,但我們不在的這段期間內,隱藏於城市中央地下的「滷肉飯」基地被摧毀了,臺獨似乎使了一計調虎離山,讓「統藝」的軍隊不費吹灰之力就滅掉了「滷肉飯」。

  在第四天的清晨,我、裘娜雅整裝完畢,與克紋哲三個人站在木屋前的土黃色空地。

  「裘娜雅,老實說,我對於『滷肉飯』與『統藝』之間的鬥爭與誰能夠成功統治福爾摩沙這件事毫無興趣,我只是覺得……我來到這裡接受了你們的幫助,也加入了你們的隊伍去抗衡『統藝』,對於我沒能發揮好自己的力量造成了小隊成員的生命危險這點,我或許該負些責任。我只想救出他們,其他的事情,我其實不太想參與了啊……」我搔了搔後腦,「該怎麼說呢?覺得好像沒有那種使命感,莫名其妙地來到這裡就變成現在這個局面了,至少得先讓我更加掌握好『鏡遊者』的能力、能夠保護好自己吧?」

  裘娜雅淡淡地看著我,一隻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說:「我懂你的心情,我也對統治權毫無興趣。」

  「不,不對,我覺得妳不太懂,你會走到這一步也只是因為臺獨幫過妳,妳想還他一個人情而已吧?我覺得妳已經做得夠多了!」

  裘娜雅眨了眨眼,這一瞬間她好似放空了幾秒,頓了頓才說:「你說的話也滿有道理的呢。如果臺獨真是克紋哲醫生所說的那樣,他也真想置我們於死地,我會抵抗他的。至少我不會讓他殺了大家。」

  「咳咳……你們東西都帶了吧?」克紋哲帶著咳嗽聲說。

  「我們能有什麼東西?衣服穿在身上了,裘娜雅的武器也備齊了。」我說。

  「便當啊!出遠門不帶便當怎麼行!」克紋哲舉起手上的包巾,理所當然般地說。

  「又不是小學生遠足!我們是要到『統藝』的總部內跟敵人拚殺吔!」我詫異地叫著。

  這時,克紋哲也靠了過來,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怎麼大家都喜歡搭我的肩。「你帶著,這是為你好,一定會派上用場的,一定!你要相信我啊!我是醫生!」他嚴肅到破表地注視著我,雙眼充滿了誠意。

  「這關醫生什麼事……」

  「阿鏡,你就帶著吧,肚子餓的時候還可以吃,多方便。」裘娜雅在一旁說著風涼話。

  「可是這也是我帶不是妳帶啊!這個超累贅的吔!哪裡方便啊!只有要吃的時候才方便,我們即將要去的地方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吔!」

  「但是……肚子餓的話不是也會有生命危險嗎?」裘娜雅眉頭微微一皺,語出驚人。

  「雖然到最後的結果一個是被殺死、一個是餓死,都是死,但是話不是這樣講的啊!……啊好啦我帶啦我帶就是了煩吔……」我覺得再吵下去,剛升起來的太陽就要下山了,只好摸摸鼻子將手掌大的兩個雙層便當盒塞進這陣子自製的背袋裡。

  「總感覺你們完全沒有危機意識啊……『鏡子』一造過去就是『統藝』總部的董事長辦公室內了。」我突然覺得有點無力。

  「為什麼是在董事長室內?」裘娜雅問。

  「擒賊先擒王啊,若是臺獨在那裡就更好了,我沒辦法用『視鏡』直接追蹤特定對象去窺視人家,但只要裘娜雅妳一到達那裡,擄獲『統藝』的高層人物,要威脅他們放人也不難了,我已經看過辦公室內部,有一個金髮閉眼的中年男子,應該是現在主導『統藝』的人。」

  裘娜雅點點頭,我見她準備好了,開始將空氣間的光片聚集起來,準備開啟「鏡子」。

  「阿鏡,若是妳看到鵲幸……」這時我身後的克紋哲出聲說。

  「嗯,我知道!」

  「也、也不用事後特地安排我們見面啦!我只是想讓她知道我還活著而已啦,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需求啦……噗咳咳咳……」

  「我知道啦,你在害羞什麼,長達十多年的破鏡重圓吔,總之……」

  光片湊合,半透明的『鏡面』在半空中顯現,我與裘娜雅相覷了一眼,各自頷首,先後就衝入了『鏡子』──

 

 

  §

 

 

  穿過鏡子,我與裘娜雅來到了數十坪大的高級辦公室,腳下踩著深灰的軟毛地毯,四周陳列了幾個散發著檀香的檜木文件櫃。面向我們的長型辦公桌之後,轉椅上就坐著我們這次要抓的目標,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金髮男人。

  男人一臉輪廓較深的西方面孔,唇上的鬍子處理得很乾淨,金髮梳成了西裝頭,給人一種很沉穩的氣息。從整個辦公室內靠外的一整面玻璃牆望去,是一圈樓廈密集的城市光景,在我們現身於此處的那一瞬間,男人背光的臉閃出了一絲詫異。

  「裘娜雅!」我見機不可失,大喊一聲,然而一道黑影早在我意識到之前就衝了過去,在辦公中劃過了一道弧線,空翻到了男人身旁,手扣著頸部一提,一把短刀亮晃晃就架在他的喉間。

  「你們把『滷肉飯』的人關在哪裡?在五分鐘之內帶他們過來,不許通報任何人,要是你有任何多餘的動作,我會毫不猶豫割開你的喉嚨。」裘娜雅冷冷地威脅著男人,從她口中說出了有史以來我聽過的最可怕的話。

  金髮男人神色驚惶地咬著牙,緩緩舉起了雙手以示他無意反抗,半晌後說:「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打個電話讓人把他們帶來,不要衝動……」

  在我與裘娜雅的注視之下,男人小心翼翼地撥了辦公桌上的公司分機,沒有任何多餘的指示與訊息,就這樣交代下屬將前些日子被擄獲起來的「滷肉飯」第一小隊成員,盡速帶到董事長處室。

  我心跳飛快地緊了緊雙拳,強作鎮定地質問男人:「帶領『統藝』的是你嗎?為什麼知道我們要到發電廠?為什麼沒有殺掉他們而是把他們關在這裡?你們要的到底是什麼?」

  我瞅了裘娜雅一眼,她注意到我的眼色,又一提刀,威脅著男人。

  男人的呼吸有些急促,似乎帶著無力感的一雙碧眼緊盯著我,「我還以為你們早就知道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我坐在這張椅子上面,也只是個虛偽代理人的身分,真正安排各項行動以及下令的人不是我,對於這起事件的內情我並沒有瞭解多少,只是照著上頭的吩咐做而已。」

  「那是誰?主導一切的是誰?」

  「是、是臺獨,『滷肉飯』的領導人,臺獨。」

  我又看了裘娜雅一眼,在她的臉上卻看不到太大的表情變化。

  「你們殺了我也無濟於事,我只是負責公司內部一些大小常規的代表人,關於地盤的爭奪、國際間的各項交流交易,那都不是我負責決定的事……」

  「呵呵呵呵呵呵……」

  這時候一道緩慢且諷刺的掌聲自我身後傳了出來,連帶著那讓人厭惡且不陌生的嗤鼻笑聲。

  我趕緊轉頭看過去,竟是著西裝插口袋的K2,悠哉地從辦公室另一處半隔起的空間內走出,那張圓潤的西方面孔帶著洋溢且奸詐的討厭笑容,眼角兩側其面頰上的皮膚擠出了緊密的皺紋。

  「早安兩位,吃過早餐了嗎?」

  我瞪大眼看著K2,對於這位毫不瞭解的詭異人物,我是充滿了複雜且害怕的情緒,但真正讓我跟裘娜雅張口結舌的,是他用手上鐵鍊所牽出來的「東西」──一個跪趴在地上爬行、披頭散髮的狼狽女人。女人的黑髮十分凌亂,原來應該是非常姣好的面容,如今好似蒙上了一層慘淡,她眼神空洞無神,嘴唇乾裂、身上髒髒,只穿著一件不合尺寸的寬鬆破舊短袖,衣服上均是髒污與破損。

  「……鵲……幸?!」

  我震驚無比地看著跪在地上垂頭散髮的鵲幸,聽到我呼喚她的名字,她並沒有絲毫動靜,整個人好似人格與自尊被狠狠踐踏過一樣,頸部與雙手被項圈及鐵鍊緊扣著,不敢抬頭。

  「答對啦。」K2的雙眼因笑顏瞇在了一塊,大大咧著噁心的笑容,「這陣子打發時間的玩具就是那群人了,有過歷練的人類比起普通人來說,果然有趣了許多,不過也差不多厭倦了,要是不找點新鮮事來玩玩,受不了的我或許還會把福爾摩沙直接滅掉了也說不定呢,呵呵呵呵呵……但最想玩的東西,果然還是你們兩個跟協伊那小子啊!」他粗長的手指指著我與裘娜雅,眼神帶著精光。

  「開什麼玩笑!你對鵲幸還有其他人做了什麼!現在馬上放開鵲幸!」我大吼著,原本才想著要讓這對父女重圓,讓他們好好敘敘舊,想不到鵲幸如今卻如此悽慘,根本不敢想像她這陣子被做了什麼樣的對待。看她的樣子,肯定經歷了慘無人道的骯髒手段……媽蛋真該死!

  「你是在命令我嗎?」K2有趣地一笑,彈了個指,董事場室的門口突然被打開來,十數名全身武裝的持槍士兵瞬間魚貫而入,帶著厚重的裝備碰撞聲,團團將我們包圍了起來。

  「我看首先,配早餐的部分就讓……裘娜雅來個表演好了,就讓我看看平時妳是怎麼竭盡全力扮演好保母這個角色?殺了這個男孩。鵲幸,去給我準備好豐盛的早餐。」

  「是……」

  隨著K2的命令,排列在半個辦公室牆邊的士兵們紛紛舉起手上步槍,槍口對著我便開始扣下板機,而我也早一步全神貫注在製造「鏡子」上頭,帶著豁出性命的覺悟抗衡著這一切──數十道大小「鏡面」密密麻麻佈在我的四周以及裘娜雅身前,隨即緊咬著牙根,面對接下來槍聲不絕於耳的彈雨轟炸。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半瞇著眼的我根本看不清眼前的情況,不斷的槍火與看不清的無數子彈撲向了站在原地的我,同一時間,我也聽到了圍繞在四周的士兵身上頭盔與裝備遭到子彈撞擊、穿透所發出的鏗鏘聲,僅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內,槍聲與子彈的密集轟炸驟減,待我能完全張開雙眼的時候,那一群圍繞在我們周遭的士兵們以及周遭的環境,已佈滿了數不清的冒煙彈痕與彈孔,全是「首鏡」「次鏡」改變子彈軌道的傑作。

  辦公室內充斥著大量的煙硝味與血腥味,全數倒下的士兵身上全是汩汩流出鮮血的血洞,瞬間,大片深灰色的高級地毯被染成了褐紅色,而我與身後的金髮男人、裘娜雅,皆是毫髮無損。裘娜雅沒有踏出半步,她信任著這陣子我們倆一同練就出來的「新招式」。

  心跳的很快,快到無法喘過氣來,我的胸口大力起伏著,剛才的情況著實要讓我靈魂出竅了,絕不想再經歷第二次。反之,這一瞬間我也算是親手殺了十多條人命,然而全部武裝、沒有露出面容的他們,再加上「統藝」及K2帶給我的厭惡與恨意,全讓我對於「殺了他們的人」這件事有些麻木了……這種時候也不容許我將心思放在這些事上。

  K2微張著嘴,看似有些驚訝,隨即他笑了,放聲大笑,讓人起雞皮疙瘩的爽朗笑聲迴盪於偌大的辦公處室內,「想不到短短的時間內你對於自己的能力就能有如此掌握啊!這一招可是一直都讓我對『鏡遊者』非常頭痛的一招啊,拜你們這招所賜,真的是對『鏡遊者』無可奈何了啊,如今對付你也不能大意了呢……」他右手向後腦勺伸去,拔下了幾顆扭曲變形的子彈,隨手扔在地上。

  「……對我也毫無作用就是了。」

  我眼一睜,這K2果然也不是尋常人,我在剛才同樣開了個「次鏡」在他腦袋後方,那幾秒鐘的時間內肯定有十幾發子彈打在他的後腦上,現在卻連點血痕都看不到,完全摸不清他的底細與能力到底是什麼!

  「喔?早餐弄好了嗎?我卑賤的寵物。」一道人影伴隨著腳步聲從後方的隔間走了出來,我與K2以為是小鵲幸,想不到又是另一個令人驚訝的人物。

  「別鬧得太過了,K2,好好一個說話的場所現在都是血腥味,怎麼談話?」從隔間走出來的是名二至三十歲左右的年輕男人,這時的他並沒有身穿斗篷並用連衣帽罩住大半張臉,我遲疑了一下才認出這名男人。那一張像是死人般的慘白面容,還有那陰沉無比的一雙利眼──臺獨。

  斗篷之下,藏著一頭黑髮,瀏海垂在眉毛之上,像個高雅的吸血鬼似的,臺獨身穿著一套深色西裝,儼然一個富有的美青年。

  「臺獨……」後方的裘娜雅臉色略顯陰沉地看著臺獨,敵視著自己曾經的領導人。

  臺獨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不疾不徐地說道:「我就直說了,一切都是我的策畫,或許你們也猜到了。『滷肉飯』與『統藝』皆是我率領的兩大組織,也是在福爾摩沙互相抵抗到最後的兩個最大組織。不同的是,『滷肉飯』是我帶著理念親手創造的,而『統藝』,則是以手段控制高層,最後再轉手改以我親自暗中操控的組織。你知道的,不管是誰主導這塊土地,對我都沒有差異,最終福爾摩沙都會是我以世界為目標所展開一連串計劃的起始點。你知道的,為了真正的世界,為了真正的和平,犧牲掉一切必須犧牲的事物,那都是必要的。」

  「現在,我有一個提案,阿鏡,我需要你的能力;裘娜雅,我需要你的能力。如今福爾摩沙就是福爾摩沙,不再有『滷肉飯』與『統藝』之分,你知道的。一切的善與惡都是其次,能力與如何使用能力這才是這個世界的真諦,讓我們攜手創造出一個新世界吧!」

  「誰管你想怎麼做……」我瞪著他,怒吼一聲:「干我屁事啊!」手上兩個便當盒盒蓋一開,「鏡子」一造,帶著我這陣子所受到的滿滿怨氣,向前一擲。沒有錯,克紋哲醫生,確實是派上用場了,期待這新鮮的菜色給那張白色的臉面添加一些色彩!

  在空中翻滾飛舞的便當盒就好似放慢了動作,於拋物線中的軌道中脫離了離心力了蒸騰蔬菜飛了出來,接著在半空中消失,下一瞬間,身後的裘娜雅也放開了金髮男子,俯身衝到了我前方,與瞬間移動後的便當襲向了臺獨,徹底瓦解掉這場談判。

 

 

--------------------------

我很久沒有更新了。這陣子除了學校的事情,其實把打小說的閒暇時間忙在最近一個戲劇公司的接案,雖然我時間還是很多啦但是就是沒有打啦哈哈哈~

兩個月的時間給戲劇公司寫了好幾個電視劇的大綱與對白文案,算是還在看我的能力到底如何吧?然後這陣子要到台北去簽約了,那是一個跨上海與台灣的戲劇公司,裡面很多組別,我加入一個接受客戶委託然後各種演戲合作與架構劇情的團體,還滿複雜的,內部的詳細不太了解,總之之前有去試寫整個大綱但是這工作最後被一個大陸人搶走了,後來他們要繼續來找我寫其他的,就以跟一群「主創群」寫大綱之類的東西當作是幫忙、協助的一個位子,然後也是有薪水的。一集八千字左右的東西能拿個一萬,如果有意外沒有出到太多東西就可能是跟別人分成,但還是有五千左右之類的吧,要看我的能力與交出來的東西如何,總之對我來說是個難得的經驗還有錢拿很不錯啦,所以暑假就沒去打工了~

打完這一篇我打算來打POPO暑假辦的比賽,照他們要求會發在POPO,想看的人之後會發文附上連結讓你們去看看吧。然後會把艾弗洛戰爭跟顛倒世界修一修投稿,總之最近又是有很多各式各樣的心情與想法變化~

我這陣子也想畫畫,到時候再放上來,然後排舞之類的。這一年有很多跳舞的影片找時間也發個文分享分享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寧音
  • 呼呼~好久不見啊!
    一口氣追到最新的了,還是很精采呢XD只是該去補完前面了,跟k2不太熟...orz
    台獨這個角色很神奇,難以想像是這樣的發展,是個城府很深的人……!
    鵲杏好可憐QQ 主角終於有點發威帥到了!
    看作者很忙的樣子,加油,別忘了更新啊!這裡有讀者一直都在追著~
  • 啊~~好久不見啊 QQ 也只剩下你在追了 哈哈哈
    這部拿去投稿了本來是想打一部鏡遊者也就是顛倒世界的前傳 阿鏡他爸爸的故事 可是卻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最近開始在走插畫路線 目前正在拼命畫圖 哈哈哈 謝謝你的支持>< 粉專會比較常更新

    LILKrake章魚 於 2016/08/19 11:5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