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倒世界 封面2 芭辣依卡 小檔案  

  顛倒世界 第十九章 戰爭年代的分離

 

  「呀啊!──」

  我瞠大雙目,顫動了下身子往後一退,同時聽到了身後鵲兒的輕聲尖叫,轉頭一看,一名從地上暗道鑽出來的部隊成員瞬間就被臺獨開槍擊中,當場倒地身亡。

  恐懼不斷湧出,我絕望地瞪著那張冷酷無情的面容,死亡的念頭霎時充斥著我的腦袋。

  一雙溫暖的手緊緊握住了我的手掌,令我一醒腦,絕望傾刻成了自責──我不是說好了要保護鵲兒嗎?至少現在還不能放棄,她與這件事毫無瓜葛,絕不能讓她死在這裡!……可現在這種情況到底該如何是好!

  臺獨的槍口正對著我,我的身體僵硬,心頭左右著是否該豁出去反擊,然而他卻緩緩放下了手槍,淡淡地說:「你死了還是太可惜了。我給你三十秒,逃出我的視線,下一次再見到你,我會毫不猶豫地殺掉你。」

 我聞言再次一怔,錯愕得幾乎不能反應,呆滯地望著臺獨,頓了一下才動起了僵直的身軀,拉著鵲兒拔腿往邊村的方向衝去,像個喪家之犬般夾著尾巴溜走。

  我緊緊咬著牙,拉著鵲兒狂奔著回到邊村,兩人喘著大氣一心向著安心之處,卻見到整個村子正被大火延燒著,一時間平民百姓們在街上慘叫逃竄,一個個被行走在街上的武裝部隊擊斃,哭喊著踉蹌在地,爬行著、恐懼著。

  嬰兒的哭聲、女人的慘叫、男人的痛號,被濃煙覆蓋的黑天映著血色的火光,整幅景象猶如人間地獄,震懾得令人窒息。我想也沒想過,近十年後的今天,還是再次見到了這個世界上最極致的悲哀。

  我悲傷地甩了下頭,拉著已然失神的鵲兒逃向山林,遠離這處地獄;我們被發現、在與子彈的追趕間進行了一場長程賽跑;我們身上帶著輕重傷,藏進了密林深處,在行屍走肉般的消沉中度過了兩日;我們回到了轉瞬之間一無所有的村子,在心被掏空後的傷痛中,嘗試堅持下去。

  我不解為何臺獨要滅了這個無害的村莊,這對他有什麼好處?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即便我再如何憤怒,也無法改變這個悲慘的事實、求得答案。

   鵲兒的大腿在逃亡間中了一槍,所幸她身子骨也不差,在沒危及性命的情況下讓我做好了處理。身為醫生的我,在事件平息後也幫了許多人療傷,很多人在那夜死了、也有很多人中了槍未能存活,整個村子幾乎半數人歸天,屋房瓦舍也是慘不忍睹,處處成為廢墟。

  在那之後,我甚至成了領導人物般的存在,給村民們打著氣、率領著大家慢慢重建家園,我也完全愛上了鵲兒、甘願為了她留在這個小邊村,開始了自己腳踏實地的純樸人生。既然「統藝」回不去了,我那崇高的理想也就化為泡影,只好做個平庸的鄉下醫生,緊緊守護著那一小搓得來不易的幸福。

  鵲兒在那一夜後雖被重重打擊,但她個性堅強樂觀,也很快就重振起來與我一起幫助村民重建家園,沉溺於幫助他人的這一小點喜悅之中。

  我與鵲兒的感情與日俱增,在村子重新穩定後,兩人便很害羞地組成了一個新的家庭,一年後一名女嬰在小木舍中呱呱墜地,我們也在靠近山區的一塊土地上自己蓋了屋子、於旁邊的沃土進行開墾耕種,開始了自給自足的樸實生活。

  我為我們的女兒取名叫做「鵲幸」,其義為我遇見鵲兒、及生下了這個寶貝存在的幸運。沒錯,那之後的數年時光,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實感、濃密的幸福與天倫之樂,能有那段日子的我,真是三生有幸。

  然而我們的幸福沒能一直持續下去,悲劇在鵲幸十歲左右時再次降臨。鵲兒不知為何在那幾年開始有了一些怪異的症狀,她的身體每況愈下,逢久病不能痊癒,連我都診不出到底是什麼症狀,只能撐一年是一年。

  那幾年村子也有了一些詭異的變化,有些人的身體開始惡化起來,就像鵲兒一樣,甚至在短時間內病逝,連帶著幾名年幼的孩童。我開始致力調查著這起怪病,最後赫然發現生病的人都是十年前那夜身上中過彈的人,當時的子彈不只是有殺傷力,還帶有某種無法辨別的毒性物質,進而在母體裡蔓延並遺傳到產下的子女身上。

  那一陣子我研究了許多相關病例與研究,搞得焦頭爛額,最後在自己曾經於「統藝」參與過的研究中,發現了一項計畫──我終於明白當初為何臺獨要殘殺這些百姓,他的目的是要讓這些特殊子彈擊中這些百姓,透過基因毒素引發的細胞病變,來讓他們產下擁有超越普通人類力量的新生兒。

  接受毒素存活下來的第一代,突變還很不明顯,但沒有病變身亡的人所產下的下一代,基因變化會大幅度增加,若是這些孩童存活下來,他們甚至能成為接近於那些「異能者」的「超人」。臺獨病態地用了這個村子進行了一場長達十多年的人體實驗,而現在,他的實驗結果陸續出爐了──

  我在心惶的日子中祈禱著鵲兒的平安無事,無微不至地照顧她,同時也不斷確認著鵲幸的身體狀況,幸運的是,鵲幸的身體一直很硬朗,身體似乎完整接受了變異,然而鵲兒的情況卻是逐年衰退。

  就在鵲幸快十二歲的時候,另一場悲劇降臨下來了,大批的武裝部隊再次入侵邊村,打得我們又是一個措手不及。他們強行帶走了村上的孩童,不分青紅皂白地擄回去利用、製造培養他們的部隊新血。

  我帶著鵲兒與鵲幸逃進了林間,被一隊人馬緊追不捨,三人穿梭在林木間帶著滿滿的恐懼逃亡,也因為鵲兒身體孱弱而放慢了速度,很快就被追上。

  我們衝出了秘林,逃到了位於林間深處的一座簡陋吊橋,三個人心急如焚地踏上了承受重量而搖晃不已的木板,橋下是霧氣氤氳、深不見底的淵崖,繫在鍊板上的我們,是一生懸命。

  三個人緊緊牽著手使勁在吊橋上保持平衡,穩速通過,然而就在我們走到中間的時候,後頭的追兵已然抵達橋頭,我聽到一聲槍鳴,子彈由身旁掠去的聲音著實讓我打了個冷顫。

  「住手!那女孩是很珍貴的研究資源,不要開槍,會誤殺目標!」

  後頭的人制止了開槍的人,但他所說的話令我感到一陣噁心及憤怒。原來我們這些人,在臺獨你們的眼中就是個被拿來利用、不平等對待的實驗對象嗎!

  我回頭一望,那幾個不怕死、聽命行事的武裝士兵魚貫就踏上了鍊板,一瞬間吊橋的重量增加,整條鍊板一斜,我們都跟著往後傾了過去,大力心悸著。

  鵲兒跟鵲幸恐懼地尖叫了幾聲,我拉著她們繼續往前走,但現在每踩一步就晃得更大力,後頭的人也在積極挺進,簡直是寸步難行。

  我咬牙一看這樣不是辦法,吼著鵲兒先帶著鵲幸過橋,我留下來斷後──那幾個追兵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能追上我們,要是在這吊橋上拉扯起來,誰也別想走了!

  我掏出手槍,檢查了一下子彈,先前在追逐間為了牽制對方打掉了不少,現在也就剩下三發。

  見我一回頭,手上還握著槍,那幾個走在前面的士兵愣了一下,我也沒有憐憫他們的心態,當下一瞄準好連開了三槍,把子彈通通送出去,一發失準在木板上打穿了一個洞,另一發擊中了一人的胸膛,最後一發正中了一人的眉心。

  兩個人就這麼倒下,朝一旁摔到了深淵之中,這下子剩餘的士兵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開始與我玩一場一二三木頭人。

  他們不知道我一下子就把子彈全部打完,不按牌理出牌,我得在他們發現之前讓母女倆逃得遠些──這一下子嚇阻馬上就讓母女倆即將抵達橋尾,我也跨了三大步快追上他們,後頭的人一見急了,完全不顧平衡整團人就衝了上來,沒等我回頭舉槍再次嚇阻他們,那一聲如同斬首號令般的「劈啪」巨響就傳入了我的耳根──

  「鵲兒!──」

  我大聲咆嘯著,下一刻,腳下一個騰空,瞬間就感受到自己在急速下墜,眼前的鍊板也跟著坍落,鵲兒與鵲幸都在這轉瞬之間騰飛起來。

  整座吊橋的主繩從中一分為二,巨響連連震入耳根,我的心頭在那一剎那全被掏空了,恐懼著母女倆的安危,也不由得扔掉了手槍雙手死命扣住在眼前的木板上,隨即是吊橋斷裂後回彈而來的作用力,震得我幾乎要被彈飛,以及最後那一下被狠甩在一側岩壁上的強烈衝擊。

  撞擊的巨響轟然迴盪於山谷之間,驚動著林間獸鳥。好幾道慘叫聲相後伴隨,在我之後的士兵幾乎都失足跌落萬丈深淵。我咬著牙急忙抬頭一看,只見雙手緊抓在鍊板上的鵲兒竟放開了一隻手,難受地喘息著,使勁全力將頭頂上的鵲幸給推到了橋尾的地面。

  「媽媽!」、「鵲兒!」

  那一下鵲兒的手再也支撐不住她的體重,整個人自由落體掉了下來。

  「鵲兒!──」

  我抬頭瞠大雙目,在那萬念之間、在那咆嘯之間,賭上了一切的一切──我急忙抓住了她的衣襬、我抱住了她的身子、我承受不住她的重力加速度、她仍然在滑落、我緊勾著她的手臂──

  我掐住了她的手腕,看著她腳下的深淵,終於得以讓她停止墜落。兩個人的性命現在得依靠著一隻手爪的蠻力。我喘著大氣,無力一笑,「我抓住妳了、我抓住妳了……」

  「阿哲……」鵲兒蒼白的臉蛋上,淚水滑落,我感到我們生命最後的「牽繫」正在劇烈抖動著。

  「妳等一下,我這就把妳給拉起來!我說過,說什麼都會保護妳!」

  「要死……也得拉著你們一起死!你們要是乖乖給我們抓起來……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局面了!都是你們的錯!」

  「呀啊!」

  陌生青年的咆嘯與鵲兒的驚叫聲突然迴盪在山谷之間,我心頭一悸,臉色跟著一變,接著,抓住鵲兒手腕的右手瞬間感到如負千斤,幾乎要讓我跟著被抽離鍊板。

  「啊啊啊啊啊啊!」我既恐懼又憤恨地大聲吼著,往下一看,一名臉上佈滿恨意的青年正待在鵲兒下方,一隻手拉扯起鵲兒的小腿,試圖要與我們一齊摔落。

  「給我滾開!放開她!放開她啊!我求求你!──」淚水浸濕了我的眼眶,我心急地大聲咆嘯,左右手幾乎沒有知覺了。明明可以救起鵲兒的,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功虧一簣!我的罪孽還沒有償還殆盡嗎!

  啊!求求你,就算讓我死也沒關係,快製造奇蹟啊!至少讓這對善良的母女活下去啊!

  「這樣下去……不行……反正我也活不久了,就這樣讓我……」就在這混亂之間,我見到鵲兒無力地對我展顏一笑。

  「不、不要……還沒結束啊!不要放棄啊!」那一瞬間,我明白到了鵲兒的念頭。我的心臟停止了,所有一切的一切,彷彿都空了,也靜止了。

  未能等我反應過來,一句氣若游絲的話語深深切進了我的心頭、狠狠敲打著我的五臟六腑──

 

  「我愛你。」

 

  我怔怔看著鵲兒掙脫掉了我的手,在我眼中,她開始緩慢地下墜,那張溫柔、迷人的笑容,也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她試圖將青年一起拽下深淵,然而怒吼的青年察覺到了她的企圖,也正做著最後的一搏。

  「不要!阿哲!──」

  一顆手榴彈以著全力被擲了上來,正好在我的上頭應聲爆炸,我從來沒能想到,今日會是以這樣子的結局來迎接終結。

  繫在崖壁上的鍊板及牽繩被炸斷了,我雙手緊抓著一條斷裂的粗繩,感覺到身體的急速下墜。我笑了,看來鵲兒,我還是要跟妳一起走的,這一生能遇見妳我不再有任何遺憾,我只希望,我們的骨肉能夠平安……

  「鵲幸!妳要好好活下去!爸爸媽媽已經不行了,追兵很快就會來,快逃──」淚水完全模糊了我的視線,我抬頭望著上方的一片湛藍,使勁吼出了最後的話語,接著,我的腦袋在墜落之際磕上了一處岩壁,眼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

克紋哲的回憶篇就到這裡,中間有透露著主線,然後再打個一篇原定第一集的劇情會做一個結尾,開始重修。我想把這部重打成第三人稱,不知道會不會比較有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