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幻想故事具現為文字,邁向「暢銷小說家」!此地文章除惡搞文、同人文外的小說文章皆為完全自創,請勿擅自轉貼文章、盜取故事情節及私下拷貝加以利用修改,謝謝配合。
食用連結:顛倒世界愛芙洛戰爭奪心嶼特務第七感當殺手遇上魔法師你...是外星人?!具現王子FB唷

☆重要公告: 章魚回歸,重新高密度更新轟炸!新坑「顛倒世界」。

☆小說更新: 7/11 顛倒世界 第二十一章 入侵統藝 

愛芙洛戰爭 十二章 啟程 (第一集完.停更)
奪心嶼 第十七章 交戰(完) (第一集完.停更)
特務第七感3 追蹤線源頭 11 迴避第七感的死亡 (停更)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3 病毒之役 第一章 中計(下) (停更) 

此地部落格內之文章皆為個人創作,請勿擅自轉載、抄襲、沿用,進行任何商業行為,謝謝配合。
此地嚴禁筆戰、嗆聲、辱罵,但歡迎評語感想。
謝謝各位讀者的青睞與支持,歡迎交流、閒聊唷^^
目前主力大長篇為顛倒世界
部落格一周更新一至兩篇不等。
發佈於其他小說網站的連結請至右側尋找~
P.S.有人想幫我畫角色圖的嗎?(。◕∀◕。)

 

 

  顛倒世界 第十四章 鏡子中的鏡子

 

  此處是一棟遭到嚴重破壞傾圮的水泥建築,周遭的牆面全都剝落不堪,幾條梁柱甚至能見到斷裂殘缺的鋼筋,所見之處也全是掉落的水泥碎塊與塵屑,抬頭望上去的二樓地面坍落了九成,再上頭的三四樓也都是處處缺口,外頭的陽光滲進了無數大小縫隙,透進了佈滿細小灰塵的白色光纖。

  空氣間密布塵沙,協伊身上裹著上一次見面時的深藍色風衣,戴上了衣帽以及掩住了純鼻的圍領,陰影之下的雙眼正俯視著我們,而他身邊也站著那名只到他肩膀高的紅髮女孩,她睜著一雙骨碌碌的慧黠大眼,在漆黑之下微爍著淡淡的桃紅色螢光,滿富興趣般地揚著嘴角睨著我們。

  「協伊!你為什麼……」我開口叫著,但話還沒說完,紅髮女孩的身影便向後一縱,拉著協伊沒入了後方的陰影處。

  「佔住!」裘娜雅吼了一聲,踩著一旁的牆面飛簷走壁跳到了二樓的斷層處,追了上去。

  「等等,裘娜雅!」我當下也心急了,情急之下甩著腦袋發現了一處沿著壁面向上的殘破階梯,跨過了幾階斷處也到了二樓,踩著佈滿石灰的水泥地衝入了那後方無門的漆黑房間。

  「唔!」映入眼簾的是不同的景色,我進到了一處沒有車輛停放的黯淡停車場,整個寬廣的空間還有幾處角落坍塌,成了一堆碎裂的鋼筋水泥塊,而裘娜雅的身影就在一側轉角處轉瞬即逝。

  我沒時間停下思考,忍住心中不斷湧出的恐懼,拔起雙腿盡速衝了過去,轉進了停車場轉角的另一處地方,進入了前方無門的走道口──雙眼一反射到周遭存在的光線後,前方場景又一次離奇地切換了。

  這裡是個與停車場完全不會有關聯的狹窄廚房,兩側堆疊了許多骯髒的鍋碗瓢盆以及一些廚具,上頭爬著一些噁心的蚊蟲,我只一眼掃過了這些,趕緊衝出了廚房的門口,這次又回到了剛才的那棟水泥建築,只不過出來的地方正好與當時從機房進去的地方相反,而機房那處的景象已經轉換成了一條走道。

  我心驚不已地大力喘著氣,只感到頭暈目眩,好似做了場離奇至極的夢,裘娜雅就在我前方抬頭望著二樓處斷層的兩人……不對,整個空間並不一樣,與一開始到來的那處地方左右完全顛倒了,簡直就像鏡子裡反射出來的世界一樣,而非我是從另一端進來的……

  「這、這是什麼意思?……那些空間是什麼?!為什麼要繞過那些地方又回到這裡?」無知讓我感到無比的恐懼,我在剛才連連穿過了幾個不能夠串在一起的空間,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詭異變化……

  「那是為了變一點魔術的小手段。」模樣看似才十四歲左右的紅髮女孩這次沒有遮住她的面容,她的肌膚皓白如牛奶,幾乎要與透射進來的熾白光線融為一體,十分標緻的五官再加上一雙紅眼睛,有種存在於異世界的脫俗感,那張粉白稚嫩的臉蛋與裘娜雅有著些微相似的神韻。裘娜雅說過她也是艾薩斯家族的,名為芭辣依卡的十六歲女孩。

  「……魔術?」我愣愣地複誦著。

  「待會你就會知道了。」芭辣依卡笑眼如彎月,對著裘娜雅甜聲說:才一天不見,姊姊就受傷了呢。

  「芭辣依卡,妳應該知道,他是罪人。」身旁的裘娜雅面沉如水地開口,毫不理會方才的怪異情形,抬頭瞪著站在二樓可立足之邊緣處的兩人。她面無表情,但隱約透漏著我從未感受過的壓迫感,令我暗暗心慌著。就算面對前來奪命的武裝部隊,她也沒有絲毫認真的殺意與憤恨,但為何現在……

  「那又如何?我喜歡協伊。」芭辣依卡眨了眨眼。「我本來就對家族的一切以及長老會沒有興趣,也多虧協伊造成了艾薩斯的派系分離,我才能夠逃出那個討厭的體制,自由地過活。裘娜雅姊姊,我跟妳不一樣,妳是棄子,也是培養出來的實驗機器,妳甚至連這個世界上或許存在著的一些魅力都無法感受。妳為什麼要追隨臺獨?妳真的知道嗎?」她彎起了眼眉,嫵媚一笑。

  「那些我不需要知道,協伊是艾薩斯的罪人、是『滷肉飯』的敵人,所以我必須殺他。」裘娜雅手速飛快地自腰間抽出三把小刀,我只聽見幾聲鏗鏘,芭辣依卡的手緩緩放下,小刀已經在協伊身前迸出了火光後彈開,嵌入了附近的牆面。

  「不講理的機器。」芭辣依卡撇了下嘴,「勸妳別輕舉妄動了,妳的同伴現在都被困住了,或許他們的生死就掌握在你們的手上呢。」

  「什麼意思?」裘娜雅皺了皺眉頭。

  「等一下!協伊!為什麼你在這裡,還要困住我們!」這時我回過神來,朝協伊大喊著,但腦中已是一片混亂。

  協伊看向我,頓了片刻,「我也沒想到才過一天而已,就得在這樣子的情況下見面,只能說,時間安排得太不巧妙了。」他嘆了口氣,舉起雙手迅速在空中擺動,馬上就造出了一片不小的鏡子」,鏡面竟映出了畫面,小鵲杏及其他人、甚至是任申文隊長他們都在裡頭,正聚在一處狹小空間抵抗著兩側排山倒海而來的武裝敵人。

  協伊繼續說:「阿鏡……在是你的稱呼吧?這是屬於『鏡遊者』的另一個能力效果,除了自已窺視,也能夠讓其他人看到某一處地方的景象。『鏡遊者』一樣是異能者,對於同樣的體質會有擁有不同特色與強處的區別,我的強處則是『速度』與『距離』。你也必須盡快找到自己的強處,將其加強。你已經沒有時間成長了。

  「等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把我們騙入這個工廠的是你嗎?你到底要做什麼!」我疑惑地大聲質問。

  協伊看似有些糾結地伸手緊抓了下他那一頭的柔軟白髮,片刻後說:「總之,我現在是站在『統藝』這裡的,有很多事情對剛來到這個世界的你太過複雜……不,就算是裘娜雅也無法明白吧?抱歉,我只能說你們現在是我們的街下囚,我必須拖住你們……這是為你好。」

  「阿鏡,他們想讓我們全部人葬身於死,徹底剷除掉『滷肉飯』的最強戰力。」裘娜雅語畢向一旁的牆壁衝了過去,騰空踩著牆面就這麼跳到了二樓的斷層處,朝兩人連連開了好幾槍。

  芭辣依卡咬著牙自披風內轉出了一柄沒有劍萼的雙刃劍,擋在協伊面前彈開了幾發子彈,接著將雙刃劍一分為二,以狹長的雙劍迎了上去。

  裘娜雅奮力將手上的手槍砸了過去,飛舞的槍身被芭辣依卡的劍身給拍走,跟著她抽出了一柄相較之下顯得弱不禁風的黑亮匕首,在二樓距離狹窄的斷面上與對方交手,一時間兩人的雙手成了看不清的殘影,只有時不時瞬間照亮周遭的火光乍現,一刀擋雙劍,誰也沒有離開原地超過一步,也沒有人佔了上風。

  「裘娜雅姊姊,妳可真強,受了傷、只憑一把匕首還能有這等戰力,但是妳也傷不到我,時間一直拖下去,妳該怎麼辦呢?」芭辣依卡連連揮舞雙劍,不斷劃著華麗的弧形軌道,泰然自若地笑著說。

  「阿鏡,快點造出『鏡子』救出他們!再這樣下去他們會被殺掉的!」打鬥中的裘娜雅大喊著。

  我怔了怔,隨即蹲下來開始在空中急切地組合起那些光片。沒、沒錯!我們被困在這個地方,逃不出去也無法趕到他們身邊去救他們,眼下的唯一辦法就只能造一面「鏡子」讓他們逃到這裡了!

  「已經沒用了,『鏡子』在空間構成也得遵循一些定理,進入這地方的生成結構可與你之前見到的那種『純粹轉換空間』的概念不一樣,你在這裡是造不出來的!」芭辣依卡用雙劍擋住了裘娜雅的刺擊,反手抓著劍柄夾住了匕首,趁著裘娜雅的動作停滯的瞬間,扯住了匕首以一記抬腳側踢重創了她腰際上的流血傷處。

  裘娜雅痛苦地悶哼一聲,腳下踉蹌,隨即又被頂了膝窩處,身子軟了下來。她放開匕首單手扣住芭辣依卡的右腳,矮身躲掉了橫掃而過的劍鋒,向前一頂使對方失去了重心,在地面上嘗試封鎖住她的四肢。

  什、什麼意思?與轉換空間的概念不一樣?我造不出「鏡子」?

  我心慌地看著空中隨處飄移的無數光片,無暇去關心裘娜雅那處的情形,心想要是自己都沒辦法造出任何一面「鏡子」,那陷入危機的他們該怎麼辦?現在是我該出力派上用場的時候啊!而且是只有我能夠出手的關鍵時刻啊!

  我手忙腳亂地開始組起那些不安分的光片,同時不斷朝著這些被拼湊起來的光片注入我所賦予的「意義」與「想法」,就向上一次成功的那樣。上一次成功造出鏡子的情形依舊很模糊,我只是一直保持著我腦中所想的目的,「鏡子」造好後就順利到達了腦中所想的地方,所以這次應該也……

  不知過了多久,裘娜雅與芭辣依卡的打鬥聲很快就意識不到,我全神貫注地拼好了能通過人身的鏡面,趕緊伸手穿過了那淡藍色的漣漪光幕,接著是頭部──詭異的是,穿過頭部後的我,所見到的景色依舊沒有改變!鏡面就像個漂浮在空中的詭異雲團般,鏡子」存在了,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欸?……這、這是怎麼回事?」我縮回了身體,走到「鏡子」的側面,用手從一旁穿過了我眼前那因為角度而詭異地成了一條狹長細線的「東西」,手在我眼前穿過了側面的「鏡子」,並沒有消失。為什麼……突然沒用了?……是因為剛才那一連串的空間轉換嗎?魔術……指的就是這個?

  「那是因為空間的維度不一樣……真正的原理我也解釋不清楚,只知道個大概。簡單來說,這個空間是被用『鏡子』建立在『鏡子』的世界裡頭的,剛才的一連串變化造成了這種現象,也就好比用了一層不一樣的『鏡子』將這個空間的定義推到了更深一層的地方,此處不能夠用平常的『鏡子』到達。」在二樓的協伊開口說。

  「那種『鏡子』到底該怎麼造!……協伊,你趕快造一個啊!快點變回來!不然他們會被殺死啊!」我腦袋混亂地大吼著。

  協伊搖搖頭,沉聲說:「抱歉,我辦不到……你只能透過自己的力量來拯救他們了,你已經沒有時間了。」

  我怔了怔,看著協伊身前的「映像鏡片」腦中閃過了什麼,再次踏著一邊牆上的階梯上了二樓,想用那面「鏡子」做點什麼,但我的身體只是穿了過去,那面「鏡子」好比一層投射影像,而我也沒辦法用雙手去控制它、拆解它。

  我看到影像中的克魯斯大叔身上全被鮮血給染紅了,小倉奈奈一臉痛苦地蜷縮在一處角落,她的腿下淌了一灘血,那個壯碩的林木咖赫也依靠在牆面上垂著頭,一動也不動,其餘人身上也都是血跡斑斑,正在一間控制室內做最後的掙扎,而敵人的數量與子彈仍是源源不絕。

  「我、我該怎麼做啊?協伊,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他們、他們……」

  「他們全都是被你害死的呢。」

  一道沒聽過的聲音深深衝撞了一下我的心臟,我無力地抬頭一看,三樓的斷面處一端放著一個暗紅色的氣派沙發,旁邊一個乾淨的玻璃小桌上擺了一瓶開封的洋酒,根本就不是這個空間該出現的東西,而一名西裝筆挺的褐髮中年男子就翹著腳坐在沙發上,優雅地舉著裝了紅酒的高腳杯。

  中年男子有著西方的深邃五官,臉上洋溢著有些僵硬的詭異笑容,身材高挑,從臉上的些許皺紋判斷大概有四十多歲。讓我無比震驚的是,他是否在我們一進來時就存在了?如果是這樣,為何裘娜雅甚至是芭辣依卡他們都沒能察覺?!

  「K2,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你是怎麼進來的!」協伊的表情顯得十分吃驚。

  「沒有我到不了的地方,就算這個世界充滿了無法解釋的異能者,但是現象是可以用科學來分析的,一旦是科學能夠解釋的事情,我都能夠辦到。」被稱為K2的男子開口微笑著說,聲音濃厚且低沉,「另一個世界的協伊啊,嗯,聽說你的新名字是阿鏡,這裡還是不方便稱呼你的本名吧?你身邊的兄弟可是讓你殺害了你的新同伴唷!怎麼辦?他們可都會死光光的喔!」

  「本名……我的本名?」我望著K2喃喃自語著,腦神經突然在微微抽痛著。

  協伊瞠大了眼,開始對K2咆嘯:「等一下!K2!原本不是說只需要讓他們失去反抗能力,沒有真的要殺死他們的嗎!我只是要順便在這種情況下讓阿鏡激發出他的潛力啊!」

  K2擺出了一副輕浮的譏笑嘴臉,「嗯?這麼天真的要求我可辦不到啊,通通殺光不是很好嗎?如果他們真的沒有能力逃過這一劫,死了也無妨,往後的世界只需要真正的強者呢,這可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啊!我可是來監督你的啊,想反抗嗎?……噗!就算想反抗也做不到呢,是你,讓阿鏡殺死他們麼喔!阿鏡,你是殺人兇手啊!你害死自己的新夥伴們啊!真有趣!」

  「住口!」協伊大吼。

  我一怔,轉動著僵硬的脖子,呆滯地望向協伊,自嘲般地傻笑一下,「對啊,你怎麼可能會救他們嘛,跟你又沒關係,我到底在幹什麼啊?……剛才那一連串的『鏡子』就是要讓我造不出『轉換空間』用的『鏡子』啊,如此將我們引過來,我們就真的手無縛雞之力了對吧?……呵呵,你說你現在站在『統藝』那邊,而這一連串的計畫本來就是你策畫的嘛,在外頭時的那群士兵也是你放過來的……

  「喂!不是你自己說要我加入他們的嗎!現在我跟著他們,你卻又要殺死他們,搞得好像真正的兇手才是我啊!是我沒辦法造出『鏡子』才害他們死的……沒錯,我曾經是有機會的……」我失神地看著自己的雙手,眼前漸漸迷離,腦中一片空白,內心也開始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強烈罪惡感給填滿。

  「喂喂!阿鏡,該怎麼辦啊?要怎麼阻止協伊呢?」K2的濃厚聲音帶著戲謔般的笑腔。

  「我、我該怎麼做?……」腦袋裡全是與小鵲杏他們相處的回憶,雖然才短短一天的遭遇而已,但是那些都是人命啊……他們想幫助我的啊!我就這麼被突然安排進來,然後拖累他們、害他們葬送於死地,或許、或許協伊跟「統藝」就是因為我的到來才瞬間安排了這個計畫,要是沒有我的出現他們或許都不會死了啊!他們、他們都活過了許多歲數,未來也還有許多年歲在等著他們,而他們的回憶、家人、努力、經歷及一切的一切,全都因為我這個廢物葬送一時了啊啊啊啊!

  比起我這個被父母拋棄、被繼父母當工具、人生無目的的渣土,他們每個人都是身懷使命要在這個世界建立新秩序的存在啊,現在全因為我要死光了?

  「對了,造下『鏡子』的人要是不在了,『鏡子』不就會理所當然地消失了嗎?這個空間就會瓦解掉,我也可以馬上造出新的『鏡子』趕緊去解救他們了吧?沒錯……還不遲,還有機會!」我緊抓著自己的腦袋,雙眼被淚水模糊了,神志恍惚地喃喃推論著。

  「啊!這個辦法可行呢!阿鏡,你是好孩子啊!哈哈哈哈哈!」K2的笑聲在上方狂妄地盪著回音。

  「啊啊啊啊啊!協伊!快點消失吧!我要去救他們!都是你的錯啊!」我的雙眼只剩下眼前一頭白髮的協伊,心中湧現了讓我混亂的莫名恨意與憤怒。我撲向了協伊,緊咬著牙根雙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心裡只想著要盡速終結著這一切,不然任申文隊長、克魯斯大叔、小鵲杏他們就要死了!

  「協伊!」、「阿鏡!冷靜下來!」、「Bravo!哈哈哈哈!有趣……欣賞戲劇的同時再搭上一杯美酒,沒有比這個更加愜意的事了!」

  我雙手緊掐著面色痛苦的協伊,他臉上掩住鼻唇的圍領掉了下來,當我見到那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孔的時候,我的心中瞬間被更加龐大的恐懼以及憤恨給取代,腦中一片雜亂,伴隨了一些曾經失去的片段、閃過了無數混亂的記憶以及許多人窸窸窣窣的話語,所有的一切無一不讓我感到失去理智的惱怒。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我要殺了你!快去死!──」

 

 

 

-----------------------

又是一篇……打完有點複雜又有點空虛的更新,預計的劇情就是這樣沒錯,但還是總覺得哪裡少了點什麼。

最近把進擊的巨人、東京種、一拳超人、黑子的籃球Extra Game都看到更新進度,都好好看啊~

 顛倒世界封面 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寧音
  • 鏡子中的鏡子原理看不懂啦~不過算了orz
    協伊果然還算是好人吧><
    主角心情轉折好多啊~最後那結論嚇到我了XD

    要年底了,先跟你說聲新年快樂!
  • 鏡子那個我可能會在改一下 然後下一篇有補述了 應該看得懂吧?~
    就像一開始那樣子看到臉會不自主想殺人這個也是伏筆之一~
    新年快樂 哈哈 我回妳都1/20了

    LILKrake章魚 於 2016/01/20 21:1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