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倒世界 第十二章 翻騰

 

  透明氣體瀰漫的速度非常快,我們得將情況假設為最棘手的可能性,不是會讓人失去意識的乙醚類、丙烯屬氣體,而是能夠在短時間由肺部或者皮膚入侵並使呼吸功能喪失的強效毒氣。因此,在這個節骨眼間,我們不能夠猶豫,只能盡速閉氣以免吸入任何一口未知氣體,也因為這一個「未知」,才剛激烈奔跑完氣喘如牛的我們,胸腔內存有的淡薄氧氣很快就被燃燒殆盡,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妙。

  我的胸口很快就感受到緊繃的壓力,不斷起伏卻因為沒能吸入氧氣而抽搐著。幾個人臉紅脖子粗的,額頭全是汗水,這種時候卻慌不得,眾人使勁冷靜下來開始在控制室內尋找著出路,只有我心神不寧地在想著自己的墓碑上該刻著什麼經典名言佳句才好?……

  控制室內此時靜謐無比,鞋底踏地的弱小跫音都讓人覺得煩躁,我們開始在各處叮叮咚咚地敲打著牆面,一點蛛絲馬跡也不想放過。不能用常人眼光看待的裘娜雅依舊自若,我們在這死命地哽著脖子,她卻好像在外頭看戲一樣,僅是站立在我身旁打量著整個室內,但也就是這感覺上度過了十分鐘之久的五秒走神,拯救了我們──

  裘娜雅拍了拍手,霎時讓我們這群熱鍋上的螞蟻停下了動作,只見她走到了控制室一處與其他牆壁無異的角落前蹲下,手指在牆面上敲了敲、腳底也點踏了幾下,接著起身後退半步一個抬腳,以著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在角落處重踹兩下,「砰、砰!──」,看似厚實的金屬牆面還真藏有玄機!瞬間就被踢破了兩個大洞,此時我身上肌膚也敏感地察覺到室內的氣流開始向著洞口匯聚而去,我們的心同時跟著雀躍起來,心中都跟裘娜雅告白了不下十次!

  由洞口內看去的景象能讓我們確信下方連接的是另一條寬敞走道,眾人的胸口都緊繃得難受無力,瘋狂地要衝向下方廊道吸入渴望已久的氧氣,身前的裘娜雅卻又一個伸手制止了我們,比了個手槍的手勢。

  克魯斯大叔面色鐵青地撇了撇嘴,我們幾個只好用更大的力氣再次抑止下想呼吸的衝動,紛紛舉起槍枝上膛備戰。

  老實說就我從頭到尾都慢半拍,裘娜雅的手勢我也看得一知半解,可這種情況沒有我胡鬧的資格,就算氣已經憋得頭昏腦脹、視線模糊,還是得死撐下去!……

  對於情勢判斷根本就不需要我分析出力,能力強的一馬當先衝在洞口前方,克魯斯大叔腰際上拔下了兩顆看似閃光彈的金屬罐,朝洞口內拋去,微弱的震鳴一傳入耳根,裘娜雅便向前一跳縮起了身子躍進邊緣尖銳參差的洞口,手上交錯的雙槍已是蓄勢待發。我們全都不知道在下頭等待著我們的是什麼,但她落下的那個瞬間,震撼著心頭的槍聲便猶如連珠炮般轟然而出,接著是半秒後另一方的連環掃射,層層疊起的交響槍聲讓我明白到,下方通道埋伏著的是一隊持槍人馬!

  起初很密集的槍聲很快就零落了下來,克魯斯大叔與蜀苕毅然決然也跳了下去,在下方鬧騰了一時半刻,不過三十秒的工夫,下頭便回到了原先的孤寂,克魯斯大叔一聲口哨響起,隨即我們的耳麥便傳來了他的嗓音。

  「安全了。一定距離內我們之間的耳麥還是能夠做通訊的,但真的收不到任申文隊長與海熙的音訊。」

  我與小鵲杏有些無力地躍下了洞口,在我雙腳碰到下層的金屬地面腳軟之時,裘娜雅在我受不了要太口呼吸之際塞了一個防毒面具在我臉上,終於能讓我重回氧氣的懷抱,等到呼吸緩和下來後我才發現廊道的兩側或躺或趴著十幾具屍體,他們身上全副武裝,穿著與先前襲擊我們的那批人差不多,血泊如涓流般在地面上緩緩滑過四散。想不到對方布置得如此嚴密,連我們找到出路這步都算到了!

  「都沒事吧?有沒有人受傷了?」克魯斯大叔清了下喉嚨,詢問。

  我搖了搖頭,身邊的幾個人也都安然無恙,所幸他們各個都硬得很,不然到目前為止我不知道得死多少次了……

  「阿鏡你還可以吧?有沒有吸到氣體?一小口都算。」裘娜雅關切地問。

  我搖搖頭,有些模稜兩可地說:「……應該是沒有吧?」

  「不要有想吸吸看的念頭,這不是會讓你飄飄欲仙的『毒』,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吸了絕對不會爽爽的唷!不要有僥倖的心態,知道嗎?」戴著防毒面具的裘娜雅叮嚀著。

  「知、知道啦……這種情況怎麼可能會想嘗試吸進毒氣啦!」為什麼突然要像個媽媽一樣做反毒宣導啦!莫名其妙!至今為止妳的角色真的很多吔!而且在這裡放毒品也太奢侈了吧!有誰會為了殺敵放蒸氣式的海洛因讓敵人吸入啊!還要等症狀產生上癮後再殲滅也太拖檯費了啦!

  幾個人早已戴上了防毒面具,正在此處做一個短暫的整頓、檢查著自己手上以及敵人身上的裝備。早已渾身汗的我此時也緊皺著眉頭,視線在屍體之間游移了許久,不得不說,這一趟無數的死亡在我面前不斷上演,龐大的壓力與恐懼感讓我的胃液無時無刻都在翻騰著,但更多的是腎上腺素的分泌和保命的心態,以及疲憊……

  如果這種情況只有我一個人,我一定手足無措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其他事情,但人只要安逸就會犯賤──我感受著胯下一處涼颼颼的不適感,在剛剛的瘋狂逃亡間因為褲子真的太小太緊了,它已經變成讓人臉紅心跳的開襠褲啦!

  我小心翼翼地在他們整裝的期間找到了一個身上沒什麼被染血的屍體,小心翼翼地脫掉了他的褲子並露出了裡頭令人害羞的紅色三角褲包小腸、小心翼翼地脫下了身上極致緊繃的性感短褲,然後,以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進行了交換──我不管這褲子的來歷為何?就算穿它的是名殺人犯、阿伯、戀童癖,甚至是個菜花病患都無所謂了,現在的我只知道,當我的太腿不再受到束縛並且被包覆了起來,那種安全感讓我很感動。我的心,很暖!我想說的是,謝謝你,死去的陌生人,你拯救了我的大腿啊!

  「阿鏡,怎麼了嗎?」

  我的身後傳來了克魯斯大叔的關切,我怔了一下,隨即泰然自若地轉過身朝他們走去,微微聳了下肩說:「喔,沒啊,褲子有些磨損,順手換了。」一整個渾身上下充滿著「褲」勁。我絕對不會告訴你們這是因為那女性短褲太讓人害羞且緊繃而你們這群怪人居然沒覺得有任何不妥甚至連嘲笑的意味都沒有害我跑了半天終於能夠解脫了這個事實啊媽蛋!

  「好了,抓緊時間走吧,趕緊去破壞掉發電廠的核心。敵人的埋伏一波又一波,大家小心點!」克魯斯大叔沉聲說道,我們幾個人開始朝著廊道的一端小跑步起來,沒時間做更多的休息,只怕拖得越晚,變故就越多。

  「阿鏡,你不喜歡我的褲子嗎?」這時裘娜雅退到了我的身旁,輕聲問了一句。

  我抖了一下,大家都戴著防毒面具,但我似乎能在面具上看到裘娜雅微微蹙起眉頭的沮喪神色,讓我本來要脫口而出的話語又吞了回去,也不知是哪個開關被觸動了,手當下放上了她的肩頭,安慰著笑說:「不,我很喜歡唷!下次再借我穿吧!」

  白、你白癡啊啊啊啊!不要因為裘娜雅那張深深烙印於腦袋裡的可愛臉龐一旦有些沒落了,你就這樣毀掉自己的人格與品味啊啊啊啊!

  「嗯,好!」裘娜雅頷首一下,有些振奮地嬌聲答應了。

  振奮妳頭啦!

 

 

  我們跑了大約一分鐘後,出口終於呈現在我們眼前,克魯斯舉手示意我們停下,幾個人叮叮咚退到了牆面兩處作掩護。

  黯淡的照明之下,前方是一處架空的中空地域,我們似乎在四、五樓層之高的地方,能見到對處充滿了錯綜鐵架梯與工程設備的陰暗環境,但就在我的目光移向了出口外一處難以看清情況的暗處時,一道閃光竄了出來,槍聲隨之而出,接著好比點燃了致命的導火線般,結構複雜且光線微弱的層層鐵架間,頃刻間便是群星閃爍,無數肉眼看不清的子彈鏗鏗鏘開始打在我們周遭,火光激竄,逼得我們不得不往後退。

  「糟糕,這個數量也太多了!」克魯斯啐了一聲。

  「阿鏡,你能不能現在開個鏡子?」裘娜雅問。

  我有些詫異,但還是鎮定下來,「我、我試試看!」

  可就在我要轉身蹲下來開始摸索著空氣中的碎片時,我們後方的廊道突然傳出了許多腳步聲,很快便又是一隊全副武裝的人馬衝了出來,一點喘息時間也不給地送出槍林彈雨!

  「後、後面!」

  「蜀苕!」裘娜雅喊了一聲,蜀苕上前擋在我們前方,幾乎是與對方開槍同一時刻,他大力劃開雙手,一面熊熊燃燒著烈焰的火牆順著手掌憑空而出,驀地阻絕了雙方人馬的視線。

  原以為那道火牆能夠擋下所有子彈,但裘娜雅卻擺開了架勢以雙手上的手槍槍身對著火牆不斷揮舞著,無數子彈鏗鏗鏘鏘彈開在我們前方四處、星火四散,嚇得我幾乎都忘了呼吸。「退到牆壁邊緣!這擋不了多久!」

  「該死,完全被包圍了!蠟燭兩頭燒啊……」克魯斯大叔又拔了顆腰間的手榴彈,咬掉插銷朝火牆扔了過去,一陣震盪與爆破聲響轟然而出,腳下搖動了一下,場面頓時混亂不堪。

  「小鵲杏妳留下來保護阿鏡!」

  照耀著黯淡廊道的火牆突然間瓦解於無形,火光在空氣中瞬間蒸發而去,蜀苕、裘娜雅與克魯斯大叔紛紛衝向了另一頭被炸得人仰馬翻的武裝部隊處,兩個人在前頭開始大殺特殺,一時間刀光劍影、片片血沫飛舞,克魯斯大叔也在不遠處送出子彈掩護兩人,急急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死鬥。

  裘娜雅移形換影的身軀依舊快到看不清,子彈與子彈之間幾乎沒有空隙,就算有,當下雙手一換、一道道絕殺黑影掠去,便是數名敵人咽喉被削下一片血肉,栽倒在地上死絕。她相比之下瘦小許多的身軀在人影間不斷穿梭,凡走過必留下血跡,一具具流血屍體摔倒在冰冷的金屬地面,額頭上全留下了汩汩流出暗稠鮮血的模糊血洞。

  另一邊,蜀苕也讓我十分驚訝,他身上各處或多或少都燃燒著橙紅色的烈火,雖然速度不比裘娜雅,不停移動的身形也是迅捷無比,纏繞著熾燙火焰的雙手在熱能與動能的結合之下時而插入了敵人的軀體、時而削過了敵人的喉間,或是以烈焰燃燒奪去敵人的雙眼,在淒厲的哀號之下,將對方就地火葬於此處。

  此時我腦中浮現的,是一個渾身帶刺的「打火機」。沒錯,就是打火機……

  一隊持槍的武裝部隊對上了三個人,依舊居於下風,半晌便在裘娜雅與蜀苕混入人群之中的混亂下自亂陣腳,並盡速被殲滅掉了。「滷肉飯」的猛攻再次突破了重圍,最後像著幾名勇士清除掉一群野外怪物般,身上帶著或大或小的皮肉外傷結束了一場血腥惡戰。

  我與戰鬥能力較弱的小鵲杏依偎在牆邊警戒著兩側,出口外的槍雨沒多久便停了下來,我們耳聞到的是無數步伐踩踏在鐵架廊道上的跫音,彷彿有千萬隻蟲子正朝著此處攀爬而來,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對方見我們龜在通道裡,暫時奈何不了我們,開始逼了過來!

  「怎麼辦?前也不是、退也不是,那數量不知道得耗上多久,我們也不是無敵,肯定會有大意滅團的那一刻。」雙肩上各扛了一把撿來的自動步槍的克魯斯大叔說道,神色凝重。

  蜀苕緊皺著眉頭,看向裘娜雅說:「裘娜雅,就算妳出去殲滅他們、一個個扼殺掉他們,也得花上許多時間。妳是我們最強的戰力,若你獨自離開我也不能保證我們幾個能安然無恙。走不了回頭路了,這個通道也沒有出路……」

  「那、那個,我認為剛剛衝出來的部隊不是從廊道深處一直跑過來的,或許這個廊道近處就有他們過來的秘密通道?……」我舉了舉手開口,語氣不定。

  沒想到蜀苕等人聞言都怔了一下,我突然感受到一種豁然開朗的微妙氛圍。

  「我去看看!」蜀苕的雙腳彷彿穿上了一雙火靴,飛快地衝入了廊道深處,沒一會工夫便又衝了回來,咧開著嘴角笑說:「還真有你的!被你猜到了,不遠處真有一個被打開來的通道!但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對方的陷阱。如何?」

  「出去肯定沒戲,待在這裡也是等死,那數量每個人吐吐口水都能把我們淹沒,就算真有陷阱也只能硬著頭皮闖了!」克魯斯大叔彈了下菸灰,吐了口菸雲。

  你什麼時候抽的菸啦!而且哪裡弄來的啦!

  裘娜雅與小鵲杏也紛紛頷首,拍了下我的肩,「太好了阿鏡,又派上用場了呢,回去就可以吃到滷肉飯了。」、「姐姐我還記得欠你一碗飯呢!」

  雖然我知道我是個拖油瓶但這種安慰根本讓人開心不起來啊……而且不要說得好像我們拚死拚活就只是為了吃那碗該死的飯啊!難不成滷肉裡頭都放了毒品嗎?你們這已經不是單純的「覺得好吃」了啊!

  我很慶幸因為我突如其來的想法能夠讓我們的處境好過一些,總算能幫上他們。眾人當下一決定好便邁出了步伐朝廊道深處衝回去,蜀苕也再次憑空展開了一道火牆打算拖延住追兵,很快地我們便在不遠處發現了被打開來的暗道,衝進了金屬壁面上的隱藏通道,殿後的克魯斯大叔用了一顆手榴彈轟掉了出入口,斷尾求生。

  通道口起初是一道短暫的向下鐵梯,很快又是一條與方才無異的黯淡金屬廊道,冰冷灰暗的閉密空間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橙紅色的罩提供光源,幾個人在地面上鏗鏗鏘踩出了急促的步伐,跑在總是看起來一樣的走道之中,竟有一種深陷於迷宮之內找不到出口的無力感,讓人頭暈目眩,接著──

  「砰!────」

  誰也沒有料到的爆破聲響,在我們奔跑沒多久的時候、在我們稍有鬆懈的時候、在我們反應不及的時候,於我們身處的一處通道,綻放了灼熱且致命的衝擊與烈焰。

  完全沒能反應過來的我只感受到腳下一陣劇烈晃動,在我踉蹌跌落之際被一股巨大的衝力給擊飛了出去,耳根子嗡嗡作響了幾下,什麼也聽不見,眼前是人體與物體在半空中慢動作紛飛翻騰的詭異景色,隨即我的視野便激烈晃動了一陣,最後,我感受到身軀的墜落,下巴一磕、眼前一黑,當即失去了意識。

 

 

 -----------------------------------------

我大概快一個月沒有更新了,好羞愧啊~~~討厭。哭哭~

還是很感謝還有在追顛倒世界的讀者、還有來我部落格的朋友們!!

 顛倒世界封面 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