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3 第八章 一箭雙雕(下)

 

  「你們是誰找來的?陳鯊魚嗎?」銓哥沉著一張臉,利眼仔細打量著查克與老豹,一點也沒有方才在夜市倉皇逃跑的懼怕,反倒他才是說什麼算什麼的老大。

  查克沒有吭聲,他只是靜靜地看著銓哥及另一名少年,甚至完全沒將對方放在眼裡,而老豹則將外套兩袖捲起,嘿笑說:「我們是誰你不必知道,反正你很快就會死在這裡了。」

  查克聞言,微微蹙眉瞥了老豹一眼,「老豹,別擅自行動,制伏就好,別傷及性命。」

  「知道了、知道了,呿。」老豹撇了撇嘴。

  前方的銓哥卻是臉色微變,瞧他們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裡,該不會……這兩個人都很強吧?不,再強又會強到哪裡去?自己可是五級能力者啊!能力者數量稀少,其中四級已經無比難得,是千裡挑一的人,四級以上更是要用「珍稀」來形容了。現在兩名比他這五級能力者還強的人站在眼前,這有可能嗎?就算是,他們又為什麼要來尋他麻煩?真是以前得罪過的組織找來的打手?

  銓哥在心裡反覆計算著,就是猜不出兩人的來意,不禁又問了一次,但是對方仍舊沒有應答。

  「啐,反正交過手就知道了,打不贏就跑,這麼簡單的事還要想嗎?」銓哥呢喃一句,旁邊的少年疑惑地詢問一聲,一點也沒有緊張的感覺。

  「小鬼,他們大概會選擇一對一的方式,到時候盡量拉開距離,打不贏就跑,懂嗎?兩人在一起太麻煩了,還會互相牽制。待會你就自己看著辦吧。」銓哥沉聲說。

  「喔……」少年苦笑一下,這銓哥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叫過他小鬼呢。他轉了轉眼珠子,也漸漸收斂了輕鬆的情緒,目不轉睛地盯著查克與老豹,卻沒有絲毫畏懼。

  氣氛緊繃,劍拔弩張,一時間工地內寂靜無聲,僅有如鬼哭般在未完成大樓內部穿梭的風聲。

  查克的雙手緩緩自褲袋伸出,形爪狀隱藏在身後,那雙手爪的膚色正漸漸轉深,不一會兒竟成了一雙深黑色的鬼爪,若不是夜晚難以看清事物,還能見到那雙手正散發著些許的騰騰熱氣,以及極為危險的不良氣息。

  老豹早已醞釀好了殺意的情緒,他倒不用做什麼戰前準備,只是轉了轉脖子活動筋骨,可這個舉動卻讓銓哥兩人有些咋舌──礙於夜色,他們看不清對方的模樣,可是卻好似看到了老豹搖頭晃腦時,他的頭頸像是有彈性般,做出了超乎常人的怪異姿勢,有點陷入幻覺、不切實際的感受。

  查克瞇起了暗沉的利眼,手爪習慣性地張至最大,手骨及手背上的筋絡、血管全脹大爆了出來。他微蹲馬步,右腳在沙地上輕點了點,接著瞬間爆衝了出去,自原地如砲彈般躍出了三公尺遠,然後以極為迅猛的速度張爪俯身衝向了右邊的少年。

  見查克發難,老豹也興奮地嘻嘻一笑,緊接著以最快的速度衝向銓哥,渾身肢體霎時有彈性般地隨著身形亂晃著,有種讓人說不出來的噁心。每次分組行事,他都是與查克一組,幾年下來雙方就算不語,也培養了非淺的默契,所以兩人幾乎是同時起步,以左右交叉的方式向敵人逼去。

  銓哥與少年見狀大驚,趕緊各奔東西與對方拉開距離。他們沒想到這兩人的速度奇快,看這猛勢,他們猜測對方的主要能力並非速度型,然而卻能有如此的爆發力與速度,再加上熟練的身形與步伐、兩人間的默契,這……這會像是那些組織找來的打手嗎?這已經不是打手的程度了,這是殺手!幹殺手的能力者!

  銓哥拔腿往斜後方衝去,以側身的方式拔衝想拉開距離,只是老豹的速度仍快過他,兩人跑沒多遠距離就拉近了許多,銓哥見勢不妙只好一踩沙地,穩住了身形,回到與老豹周旋的狀態。

  一滴冷汗自銓哥額角滑落,他心想糟糕,這看似有近四十的精瘦老頭能力怪異至極,身法又不容小覷,看起來還是個嗜殺的人,這下可難辦了。他見老豹用幾乎要貼到地面的姿勢俯身衝來,趕緊後躍一步,雙手在空中劃了道圓。

  老豹不解對方要做什麼,他只知道用最迅速的方式解決敵人,早就忘了莫玲說過銓哥的能力可能是「擬化」,完全不理會那怪異的舉動,速度不減衝了上去。

  月色下,沒有燈源的空間之中並沒有出現什麼,但是當老豹衝到了銓哥畫圓的地方,竟是突有一道無形的障壁讓他撞了個七暈八素,障壁被撞一下也隨之消散。

  「這什麼能力?」老豹怪叫一聲,額頭立即紅腫了一大塊,停下身形觀察狀況。

  銓哥並沒有得逞一次就洋洋得意,反而更加沉穩起來,思忖著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面。他還不了解老豹的能力為何,可是這人的體能與反應全都在他之上,絕對難纏,最後他打好了算盤,先用計讓老豹栽了個跟頭,找機會迅速逃離。

  老豹雖然衝動,他卻不愚笨。他凝了凝眼眉,已記住了銓哥的攻擊方式,再次拔身俯衝而去。

  銓哥見狀,又向後跑了一段距離,以同樣的方式待老豹將要接近他的時候,迅速憑空劃了道圓,然而,這次老豹看準了他的動作,算準範圍放慢速度向右跨了一步,以繞道而行的方式避開了那道屏障。

  「哈哈哈!你這能力已經被我識破了!」

  老豹將要接近銓哥,這次後者沒有露出驚色,彷彿他的動作已經被預料到一般,就在後跨一步的同時他甩動了下雙手,兩道無形的力量撕裂風勁,疾疾衝向老豹。

  「!」老豹警覺心乍起,這個瞬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利物,如果那名男子能憑空製造屏障,那麼其他相同性質的東西也能造出!

  警覺到危險,老豹利眼一瞪,隨即詭譎至極的事情發生了──他的脖子與腰部突然滑溜地成了「S」狀,像個橡膠似的,模樣極為異類噁心。那兩道無形的利刃正好被他以大大超越極限的人體閃躲過去,打了個空。

  危險一過,老豹的身體彈了回來,回復成正常型態,一點也沒有方才那怪樣的痕跡。

  這次換成銓哥幾乎要看傻了,一口髒話爆出,咧著嘴難以置信地嚷:「你他媽的那什麼能力!」

  老豹陰險般地嘿嘿笑著,沒有回答他,速度不減再次拉近雙方距離,眼看那雙粗糙斑駁的手爪就要抓向銓哥,卻是銓哥又揮了幾下手,擋住了老豹的攻勢,隨即向另一方彈了出去,滾落在幾公尺外,漫起地上沙塵。

  銓哥的能力正是「擬化」,這點莫玲所測無誤,而「擬化」是一種能力的統稱能力名,就和「先知」、「操影」、「縱火」一般,若是其型態又有其他性質的能力產生,便有新的能力名產生。這並不是一個人為的規則,雖然說起來極為荒唐,可這只有「天則」能解釋得了。

  何謂「天則」?顧名思義,就是萬物之理、順應蒼天所形成的法則,這個則,是自然的、是不滅的、是不變的、是無人能解的,史存於一切的開端。

  傳聞古代便有所謂的「特異人士」現身於世,他們能做出不符合人體工學的事,能做出不符合世間情理的事,他們有的被尊稱為神佛,有的被載入史冊,成為怪談及傳說,有的從不現世,隱蔽不為人知。他們,或許是現今的能力者,或許只是會點魔術的江湖異士,但是能力者這個新一代的超人出現於社會,已是個改變不了的事實。

  沒有人知道能力者是怎麼產生的,也許是物競天擇,困境激發出了人的潛在能力;也許是偶然的突變,造就了新的物種,只不過這種突變的機率近年越發頻繁。正因人們不知道,所以無法解釋,也不能解釋,一切只能歸於天命,歸於萬象使然。

  如果創造出能力者、決定能力者之間規則的是天,那麼,「先知」可以說是能力者的天使了。「先知」預言出了未來、預言出了命運,也說出了各種新能力的能力名,他們獲得的能力無法解釋地作用在他們身上,成了傳達關於能力者一切訊息的信使,而這反而更讓人們惶惑能力者這個存在的原因了。

  天降天使,天使傳達人們天的訊息,人們質疑能力者的存在,又對是否有「天」困惑不已,一代代下來,這個謎題始終不解,卻有許多人們繼續為此焦頭爛額,在無盡深淵之中痛苦掙扎,徒勞尋求合理的答案。

  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隨著能力者的數量增多,人們的接受度也提高了,他們已經無力去斟酌為何會有能力者這個問題,眼下,只在乎著這種存在該拿來何用?該如何安置、如何處之呢?

  這一個世紀,科學有了大躍進,人類自身也有了巨大的變化。

  「先知」言下的能力名不計其數,每一個時刻、每一個地區,都有一個新的能力名產生,較無差異的,便是他們能力名的統稱了。

  銓哥的能力是「擬化」,不過更進一步、專屬於他此種不同凡響的能力名就不曉得了,他並沒有找過「先知」,這「擬化」以及能力名的功用還是夜梟其他的能力者告知他的。

  「擬化」是一種經由思想、幻想、遐想,將之具現化為實體的能力,與小東的「幻化」差異在於,前者喚出的事物是實物,能夠影響現實,而後者僅能化出虛無不是實體的東西,潛移默化或是直接、間接影響人心、人性。

  至於老豹的能力,便是四級「質變」的「形變」,能夠隨意改變身體的形狀。

  兩者相鋒,說不準誰強誰弱,雖然能力階級歸類出來後差一級,但是能力不同,效果也大不盡然,沒法比較。

  銓哥以手撐地,藉著尚未緩衝的力道站起了身子,趕緊將視線重新搭上不遠處的老豹。

  老豹的攻擊方式就是從不放緩速度,打從一開始就是窮追不捨死纏爛打,一點也不給對方喘息的時間,除非他認為敵人比他強了不只一班半點,否則不會罷手。

  老豹再一次將銓哥的能力特質記起,將真正的捨命攻擊當作試探敵人衝了過去。銓哥第一次是化出屏障進行防禦,第二次是化出利物進行攻擊,第三次則是以似於第一次的防禦抵擋他的攻擊,接著用能力產生出某種動力將他彈開、拉開距離。

  光是這三點特質,以及他的五級「擬化」,就足以歸類成能力名「隨心所欲」了。這所謂的「隨心所欲」,即是能力規則限制極少,或是沒有限制,方可稱之為統稱能力名的「隨心所欲」,日煦日野華小組中的誠恕便是如此。

  「隨心所欲」大多都是較為固定、不偏離其主要本質的能力,才能達到的境界。雖然較無變化,可卻是個極為強大的定義。

  

  

  

  

  

 -----------------------------------------------------

打這篇感覺文筆回來了!終於。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