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3 第七章 迷宮(下)

 

  漆黑無人的停車場中,誠恕手插口袋立在一名青年前不遠處,一副輕鬆模樣。

  那名黑髮青年一瞬也不瞬地注視著誠恕,生怕一個眨眼,他就從眼皮子底下溜掉了。先前,他可被他的「瞬間移動」折騰得嗆人,若不是自己夠機靈,早就被他把玩在手上的小刀捅上好幾刀了。

  青年咬著牙,正彎著一隻腳不停喘息,冷汗涔涔,腳上鮮血汩汩的口子讓他體力迅速流失,可他不能就這樣倒下,一倒下,等著他的將會是提前死亡。現在,他只能死命苦撐,謀求一線生機。

  他迅速向兩側一瞟,提起十二分警覺,就在進入這幢大樓的地下停車場時,還有另一名平頭男子突然消失了。二對一原本就不利於他,這兩人的實力又在他之上,現在他還受了重傷,實在是……插翅也難飛。

  「想好了嗎?是要投降先給我砍個幾刀、下半輩子在監獄裡過日子,還是頑強抵抗,讓你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誠恕麻利地轉著手上的小刀,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這把刀是他在追擊這名「念動」能力者的時候,順手從一名流氓身上奪來的,如今派上了用場,配合著他的能力,就像一把神出鬼沒的暗刃,只要對方一個防備不慎,小命就沒了。

  青年啐了一口,沒有搭理也沒有動作,對此,誠恕勾了勾嘴角,大喝一聲:「木頭!」

  語音未落,幾乎是誠恕大吼的同時,兩道絲狀的黑影迅速自青年身下竄起、攀升,在極短的時間內交織成兩道具有實體的人影,一左一右架住了青年的胳膊,使他動彈不得。

  青年大駭,下意識地甩動臂膀想要掙脫束縛,可那兩具黑影的力氣極大,完全將他定在原地,就是用力踹了踹黑影,對方也無動於衷,似乎感受不到疼痛。

  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接著青年突然警覺到了什麼,趕緊將目光移回前方,站在那邊的誠恕早就消失無蹤了……他立即會意到了對方的算盤,悔恨地想著:原來如此!那名平頭男子的消失就是為了這次的奇襲嗎?我早該發覺的,那名男子還沒使用過他的能力,想不到竟是具有實體性質且能夠產生數個傀儡的「操影」!

  說時遲,那時快,青年眼一晃,眼角就瞥到了一道電光石火的影子,掠到了他身後,他知道那是誠恕用「移動」到了他的身後,打算給予致命一擊了!

  「喝啊啊!」青年又驚又怒地大吼一聲,也不管身體還被架著,使出了所有的氣力一扭身形,轉身放出了一股衝擊波,聲勢浩蕩。

  此時已到了青年身後,正要揮刀砍下的誠恕,見青年敏銳地轉身放出了衝擊波,在千鈞一髮之際用了能力瞬間移動到了幾公尺遠的地方,躲過了這一記。

  那股衝擊波威力之恐怖,急遽鼓盪著大氣,發出了「呲呲」的刺耳磨擦聲,就是附近的水泥地都被「捲」起了好幾塊石塊,龜裂蔓延,只是,力量持續了數公尺遠就灰飛煙滅了,因此誠恕完全沒有受到傷害,僅有那兩名架住青年的黑影像是被絞肉機絞過般,連人形的樣子都沒有了,立刻變回絲條狀潛回地表。

  這傢伙真敏銳,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即時發出衝擊波……誠恕瞇起利眼盯著青年,就像盯著一隻獵物,可他突然看見了什麼,嘴角揚起了得逞的笑容──青年的身體開始顫抖了,加上那隻受了重傷的腿,就是連站著都很吃力。那股衝擊波,無疑又急遽消耗了他的體力。

  「好,我們就來看看,是你先打到我,還是你先體力不支倒下。提高警覺吧,只要一個不小心,你身上就會多了一個口子。」誠恕轉著小刀,咧嘴說,還順便打了個手勢,讓木頭退下。現在這名「念動」青年根本不足畏懼了,他只需要一點,一滴,給他無形的壓力,短時間內就會倒下。

  青年聞言,也知道自己陷入絕境,緊咬牙不放。他使勁專注在誠恕身上,不敢鬆懈半分,眼下是能撐一秒是一秒了。

  漆黑的停車場中,誠恕側著身走了幾步,扭頭看著青年,驀地,他又再度憑空消失,轉瞬間出現在青年眼界之外的死角。

  青年深知一旦誠恕消失,下一秒必然會出現在自己身旁,且不能有半點猶豫,他必須在第一時間轉身,擊出衝擊波。

  尖刺的音囂倏地乍起,比方才還弱了許多的無形氣勁擊出,在停車場的空間內持續了一瞬,消失,卻沒有擊中目標。

  誠恕的笑聲在另一邊響起,接著,又移動到了青年身後。

  「喝啊啊!」青年再度轉身,擊出一道衝擊波,力量卻是一次比一次微弱。

  這一擊,依然打了個空。

  誠恕出現在青年的左邊不遠處,手插口袋,一派輕鬆。就算你再怎麼敏銳,你又怎麼能快過主掌局勢、佔了上風的我?只要我毫無間隔一連移動兩次,根本沒有要砍你的意思,你又怎麼能打得到我呢?沒錯,我現在要讓你體力耗盡,最後成了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眼中的人影,再次消失。死命苦撐的青年,只能急忙轉身,藉由反應擊向那將要消失的人影,卻是成了追尋他蹤跡的徒勞。

  身體越來越虛弱,越來越喘,冷汗越來越多,青年的雙腿已經支撐不致他的軀體,激烈抖動,可他還是靠著堅強的意志力,與將他玩弄於掌間的誠恕搏命。

  五次……八次……十二次,一次次的打空,一次次的全力一擊,每一次,都彷彿將他的靈魂抽走了一些,最後,他終於支撐不住了,就在誠恕再度消失的這一次,他猛然回頭想要放出衝擊波,卻是腦袋一陣劇痛,眼一黑,昏厥了過去。

  誠恕看準時機,陡然將小刀刺下。銳利的刀尖在半空中倏地轉向,刀背砸在了青年的頸上,連同他最後一絲薄弱的意志,砸倒了在地。

  看著那一灘昏厥的肉團,誠恕將手上小刀一丟,吁了口氣說:「其實,大不了將刀塞到你的肚子或腦袋就好了,只是看你心腸不壞,所以不取你性命。木頭,你說是不是?我很仁慈吧。」

  「……」寂靜漆黑的停車場內,沒有任何聲音。

 

  §

 

  「想不到對方竟然主動出擊,改變心意想滅口了嗎?」潔兒說。

  「不知道,總之,所有人不可大意,對方的能力階級很高。」日野華鎮定地說。

  震動間,所有人維持住站姿,努力不讓自己隨著劇烈的晃動失去重心跌倒,幾位沒見過真正的能力者廝殺的軍人,更是有些驚惶。

  「等等……對方在搞什麼?你們看,周遭……」許薇丹愣愣地說,眾人聞言,環視了附近一圈,只見不只是他們身下的一排建築物,就是連他們附近視線所及的街道、房舍,都在進行大遷徙般的移動,將原來的社區大洗牌了一次,不規則地排列。

  「這是什麼?……迷宮?」毅良見狀喃喃地說。

  眾人一聽,都想到了什麼。

  「該不會,對方是想要把街道都集中在一起,形成迷宮,讓我們在裡頭與他交手吧?然後途中布置了許多陷阱之類的……」潔兒說。

  「有可能。」日野華點點頭,「可是我不了解,為何要動用這麼大的力量,只為了完成一座迷宮,何況我們也能藉由直升機離開。」

  安藤若有所思地說:「我看這或許是出自於對方的興趣……如果你們能力者能隨心所欲,完全沒有人能奈何得了你們,衣食不缺、錢財不盡,那麼你們還會想要什麼?恐怕是從生活中尋找樂趣吧。對方將附近所有街道形成一座迷宮,將我們困在裡頭,我看是為了想要玩弄我們,而直升機……之前不是有一台直升機被對方毀掉嗎?我看對方也不怕我們呼叫直升機,到時候他直接讓直升機墜毀,我們一樣要好好待在迷宮。」

  眾人聞言一窒,半晌,毅良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說:「那些恐怖份子呢?布置的陷阱,就是他們?」

  這在這時,有幾道淒厲的慘叫聲自遠處傳出,來源不只是同一個方向。

  眾人馬上又會意到了什麼,同時想起了他們先前的遭遇,以及柯俊、浩彥、快門的下場……

  潔兒蹙眉說:「這……這純粹只是為了滿足個人的遊戲,恐怕……那些還在附近的人們,都被牆壁給壓扁了吧……」

  地震的震盪聲響中,除了幾道來自遠方的細小慘叫,完全陷入了沉靜。

  就算那些人都是作惡多端的恐怖份子,也不至於……就這麼當作玩具讓他們全部被移動的牆面壓死吧?那都是一條條人命啊!想到這裡,眾人就不寒而慄,同時對夜梟的作為是越來越厭惡、惡心。

  「……日煦小組……日煦小組……聽到請回答……咈……咈……」

  「對講機?」

  打破沉重氣氛的,無疑是對講機。安藤連忙將包內的對講機掏了出來,回應幾句。

  「看來那名『念動』能力者是被解決了。」一旁日野華說。

  「是陳總指揮。」安藤告知了眾人,開始與對講機另一端的陳總指揮回報狀況。

  另一邊陳總指揮聽了安藤的大致報告,頓了下說:「我知道了,那一場偶發的地震,我們已經讓所有人起來準備待命,現在軍隊正在集結點名。既然是這樣的話……為了不大意行事,我們還得關注一下情勢,再做決定。你們先想辦法逃出那個迷宮,現在情形太不穩定了,你們先回到軍營,至於那三名落難者,我們會立即組織一隊士兵及醫護人員,趕過去你們所說的大致地點,尋找生還者。有事隨時取得聯繫,干擾電波的能力者已經剷除了,這下應對的機動力便提高了不少。

  陳總指揮頓了半晌,只聞那頭似乎在進行一場短暫的討論,他又說:「二十分鐘後,我們會由鳳山西北方向、捷運站附近的地方,進行對苓雅區的攻進。照你們所說的,四維路附近的街區完全陷入了混亂,敵人己身都顧不得了,無疑是進攻的好機會,但是那名能力者的能力太過迷離,萬一他們也對我們玩個迷宮遊戲,那麼死傷絕對會無法估計,所以我們屆時只會派遣幾組武裝小隊進行秘密攻擊。」

  眾人一聽軍隊要攻堅,他們終於能解脫了,都不禁鬆了口氣,而安藤又與陳總指揮對答一陣,這才切掉了通訊。

  現在,他們得想辦法從這座城鎮大迷宮逃出去。

  

  

-------------------------------

我真的覺得我第三集打得好爛= =

殺手沒過春天,然後我投到蓋亞了,唉。

-------------------------------

2013/8/14修文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