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3 第六章 受困(下)

 

  「喀喀。」阿飛汗水淋漓,正要探過牆角給一名躲在不遠處轎車照後鏡後頭的敵人賞子彈時,驚覺到彈夾又空了,趕緊回過身來靠到了牆壁上頭,褪出空彈夾。

  他麻利地伸手摸向背後開了大半口子的背包,在裡頭尋找著填好子彈的彈夾,卻是摸索了幾回只摸到了一些礦泉水、望遠鏡、對講機等裝備,一個彈夾都找不到。

  他心頭登時一涼,連忙將肩帶扯下,打開背包看了看裡頭,竟發現自軍中帶來的整整二十條彈夾都沒了,環視一下,那些先前隨手扔下的空彈夾就躺在地上周圍──沒錯,如此足夠的彈夾數,全用光了,現在的情況,無疑是彈盡援絕!

  阿飛倏地抬起頭來,對著站在對面牆角與敵人交手的小鷹叫:「小鷹,安藤讓我們節省子彈,可就是現在,子彈都用光了!」

  說時遲,那時快,小鷹無暇顧及阿飛的同時,正要朝一名步步接近而來的恐怖份子開槍,那一聲「喀」響也傳了出來,槍管沒有冒出火花、沒有擊出子彈。他愣了一瞬間,趕緊躲到牆壁後頭,兩顆子彈咻咻打在了他耳邊不遠處的牆角上,削下了幾塊石屑。

  小鷹聞了阿飛的話,將背包扯下檢查裡頭的內容物,神情一窒,喃喃說著:「彈夾……都沒了……

  「安藤!不好,彈夾用光了!接下來怎麼辦?那兩名日煦的能力者還沒回來啊!敵人只增不減,這下子……」小鷹咬著牙朝巷弄另一頭的安藤嚷道。

  另一邊的安藤與阿隆一聽,原本已經非常凝重的神色更加難看,在夜視瞄準鏡之下準確無誤地擊中了兩名,趕緊回到牆後做掩護,忙確認著包內的彈夾數量,不料這一看,兩人都變了臉色。

  「我剩一條,你呢?」阿隆緊張地覷著安藤問。

  「我沒了……」

  「啐,糟糕……糟糕透頂!日煦那兩人還沒回來,也聯繫不到,這下該如何是好?我們現在就是個手無寸鐵的,敵人數完全無法估計,他們湧入這條巷子瞬間就能把我們踩死了!」阿隆瞪著雙眼叫。

  安藤擺了擺手,擰眉說:「阿隆,冷靜點,絕處逢生,我們並不是毫無辦法。」他使勁平撫心緒,認真思考了幾下,拿出對講機說:「阿飛、小鷹,你們的手槍都還沒用上吧?每個人都還有五條手槍彈夾對吧?……阿飛?小鷹?」

  安藤臉色猙獰了一下,倏地往巷弄另一頭看去,可那漆黑無聲的一頭,完全找不到兩名戰友的身影。

  「阿飛!小鷹!」安藤急急吼道,心想不會吧,恐怖份子有這麼不怕死嗎?攻勢稍停就衝進來了?他們兩個……該不會……

  安藤的心臟緊絞沒幾下,阿飛的聲音立刻傳出:「怎了?」

  安藤一愣,有些火上心頭,他吼道:「對講機不是放在包裡嗎?先前交代過一有狀況就隨時聯繫,你們為什麼沒有吭聲?」

  「對講機?……」另一頭的阿飛與小鷹掏出了對講機,說了幾句話,卻是沒有任何聲音自裡頭傳出來。他們倆相覷一眼,朝安藤大聲說:「安藤!對講機出了問題!完全收不到訊號啊!」

  「怎麼可能?」安藤看了阿隆一眼,後者會意,朝對講機說了幾句,而安藤的對講機卻是毫無聲響。他蹙眉說:「怎麼會這樣?照理來說不可能收不到訊號啊,除非敵方有干擾訊號的設備……」他瞠大了雙目,喃喃說:「難道說,自我們一踏進這地方對講機就失去了作用嗎?敵人不可能有這等先進設備,莫非是能力者作怪?」

  「難怪柯俊、浩彥那裡始終沒有消息,難怪我們一直聯繫不到軍營,聯繫不到日煦小組那兩個人……」安藤咬咬牙啐了一口,朝巷弄另一頭大吼:「回到日煦小組那裡,快!」

  鏘鏘──

  兩顆子彈打在了安藤身後的牆壁上,令他悸動了一下,一面回頭警惕一面與阿隆朝巷弄中央跑去。

  四個人打了個照面,一同步入日煦小組成員躲藏在地店家裡頭,將沒有子彈的步槍隨處拋下,拿出了手槍,上膛、警備。

  安藤將目前的狀況與對講機的發現告知了日煦成員,日煦成員們又驚又怕,想不到如今會陷入這麼個不利的局面,還以為仗著能力走這一趟,必定會風平浪靜的。

  「那……那怎麼辦?」許薇丹憂心地問,現在他們小組被分散在各處,躲在這店家裡頭的都沒什麼戰鬥力,聽安藤說他們的子彈都耗光了,豈不是只能坐以待斃了嗎?

  日野璟正在為受傷了軍人們療傷,安藤捲起袖子,露出結實的臂膀,讓她治療上頭的子彈擦傷,一面神奇地看著她,一面回答:「現在只能拖了,你們那兩個離開的人都具有強大的戰鬥力,我們只能上了樓頂躲起來,據守著,等待那兩人回到這裡找到我們,再做打算。」這半個小時的死命防守,讓安藤等四名資深軍人成功牽制住了外頭的恐怖份子,他們做原地的射殺,也就是只打接近、進入視野範圍內的敵人,這條巷弄給了他們一個天然堡壘,他們僅須專心對付一處的敵人,自然能得心應手,身上受的都是不嚴重的皮肉傷。

  眾人準備了幾下,由阿隆、阿飛、小鷹殿後,安藤則率著眾人順著樓梯上了頂樓,並把頂樓的安全門牢固鎖上。

  「躲在這裡不要隨意出去,我擔心會有狙擊手。我去附近看一看。」頂樓上方,安全門處建了一個廠棚,其他則立著一些通風管、水塔等設施,空曠的水泥地周邊沒有圍欄。安藤讓三人圍在日煦小組周邊原地坐下作休息,自己便去探查了下附近的情勢。

  安藤估算,這短短的時間內已有人大膽探進了巷子,等他們發現他們已經撤了,恐怖份子就會如流水般灌進巷弄,開始地毯式人肉搜索,尋找牠們的身影。這個地方在頂樓,還是在中間的地段,要被找到必會需要一段時間,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這段時間有多久,不知道,可他們只要在被發現、重新引爆槍戰之前等待那兩位能力者的歸來,他們就能解除現在的危機,接下來看是要等著軍方的救援,或是他們自己突破重圍,就有待商榷了。

  現在還是人命要緊,他們可不是被軍方當作砲灰的捨命匹夫,這種情況下,逃得出去就慶幸了,誰還管能不能找到敵方的能力者並且剷除?

  安藤伏著身子,拿起望遠鏡望了望周遭,察無異樣,又趴在了頂樓的牆壁邊緣探著頭往下看,只見一名名人影開始在巷子裡頭穿梭,他心想不妙,躡腳回到了眾人身旁說:「對方進入巷子開始找人了,你們注意,隨時警惕,一有動靜就趕緊藏身,為避免打草驚蛇,阿隆你們要在對方破了安全門出來後,無聲無息扼殺掉。要是對方察覺到異樣,人群都湧上來的話,我們就不用玩了。」

  眾人點點頭,禁聲靠在牆邊,腦中只聽見自己怦然的心跳聲。

  潔兒輕聲開口:「對講機的問題是不是『念動』能力者的作為?如果是的話,他的位置不就很接近了?」

  安藤不了解能力者,可他在進入敵人範圍之前有看過了軍中探察到的報告,知道那名「念動」能力者的能耐大概如何。他思忖以下,說:「妳的意思是,那名能力者極有可能在我們附近囉?」

  潔兒頷首說:「我想,我們是到達這條巷子才受到頻率干擾的,既然那名能力者的施術範圍只有方圓幾公尺,那他的位置就絕不會離我們太遠。我想他大概是透過『念動』進行劫頻,從中斷掉了我們與外界產生聯繫的訊號,若是那名能力者在附近,我們就不用想辦法繼續深入了,只是現在的狀況……」

  安藤讚賞地看了潔兒一眼,說:「這是個好消息,不過妳說的對,依我們現在的狀況,要在眾持槍人士的搜索之下待上數十分鐘已是非常吃力的事了,主動出擊尋找能力者,更是送死。唉,只希望你們的同伴能盡快回來……」

  「王子燿,你怎麼了?」這時,許薇丹的一聲驚呼,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毅良突然覺得體力不支,倦意湧上,他腦袋一陣劇痛,險些昏了過去,手上的羽翼之筆、羊皮紙也驟然消失。

  許薇丹注意到毅良的握筆姿勢,想到了什麼,說:「……是施展能力過度消耗太多精力與體力才這樣的嗎?」她想起這半個小時間,毅良不停地寫下句式,就不禁握起他的手說:「你已經盡力了,別再寫了。」

  毅良喘了幾口,不置可否,日野璟上前摸上了他的腦門,打算藉由「治癒」恢復他的疲勞。

  「別……」毅良抓住了日野璟白皙小巧的手,將之挪開了自己,說:「妳的能力還是留著用吧,不值得連這點程度都要治療。」

  日野璟先前在巷弄中衝刺所消耗的體力已漸漸恢復,可仍舊有些疲乏,她沒有一如往常地瞪著毅良,而是擔憂地看了他一眼,柔聲說:「你是『縱天』,是我們最強的救星,若是讓你先倒了,那我們後面怎麼辦?」

  毅良聞言,慘澹地笑了一下,自嘲說:「最強?我倒覺得我的能力一無是處,日野佳娜是不是預言錯了?我這樣也是萬中無一、兩百年出現一次的七大能力者嗎?……寫了這麼多句式,卻感覺毫無作用,我……我根本就是來扯後腿的。」

  日野璟訝然一陣,咬著牙抓著毅良的雙肩,坐在他腿上叫:「怎麼會一無是處?之前是你救了陳老師,救了我跟華姊,不然我們怎麼撐得到誠恕他們來?」

  「是嗎?……那為何我寫了這麼多,我們現在仍被困在這裡,等不到誠恕、木頭他們,等不到日野華?我連槍法、劍法都不會,你們還要死命保護我,這……」那一句「這根本不值得」毅良沒有說出口,他只覺精疲力竭,認為他的能力完全沒有發揮效用,不能成功協助大家完成任務並脫困。

  「我……」日野璟一時語塞,原本是想安慰毅良的,沒想到卻說不出任何話來,只能心疼般地注視著毅良削瘦的臉龐。這原本被她視為無禮之徒的人就在剛才那場死亡賽跑中,輕輕打動了她的芳心,現在對他的好感徒增不少,其中還參雜著一些崇敬、佩服。

  只是,現在這個她心目中的小小英雄在壓力與挫折之下,便回了當初在加入日煦之前、躺在病床上無精打采的模樣了。

  「王子燿,其實你的能力……並不是沒有產生效果。」潔兒蹙著眉說:「你是不是有寫了些日野華他們會找到我們、帶我們突破重圍的句式?」

  毅良將目光移到潔兒身上,再度想起了她的能力,「先知」的「逝言」,眼神閃過了一絲色彩。

  潔兒凝望著一處緩緩說:「在剛才,『逝言』啟動了。前些時候,『逝言』閃過的畫面是我們在這裡的情景,然後安全門被突破,衝進了許多恐怖份子……」

  眾人一驚,通通豎起耳朵看向潔兒,就是幾位軍人,也不禁警覺性地提起手槍看向安全門。

  「但是剛剛,畫面改面了,衝出安全門的,不是恐怖份子,而是……日野華。」潔兒話語剛落,一陣撕心裂肺的哀號聲豁然傳了出來,聲源正是樓層下方的街道上。

 

  

 

----------------------------------

暑假要打自己的傳記了,從小到大,我要把我的故事打出來,呈現給你們看,或許你們能從中得到一些啟發。

最近在看惡魔倖存者,目前看到五集的感想嘛……畫風我很喜歡,有精緻,但是動作部分有點僵硬、不協調,然後缺點是很多小細節太不合理,有些地方有不正常的人性舉止,以及情感表現得不太豐富,有點呆版呆版,劇情發展有些過快,最後,有點老梗,呵呵呵~有點可惜了~
不過我發現一些很驚人的點,裡面有酷拉皮卡、衛宮切嗣、慎島的CV!還有不知道主角的CV是不是吉野,我很喜歡他的聲音。

----------------------------------

2013/8/14修文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