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3 第六章 受困(上)

 

  夜,冷清,寂靜,如今不同的是,蕭然月色間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迫人的壓力使得空氣再度驟降,也使得穿梭在蕭條街道上的駐守軍人們提心吊膽,一刻都不敢鬆懈下來。

  幾條無人僅有路燈相伴的商街之後,排放著一堵厚厚的沙包矮牆,立於附近高架高速公路與鐵路、經濟商圈的交會點,處處都有來回巡守的武裝軍兵,而裡頭不遠處,則是頂頂聳立起來的小型軍帳,在街道上逐一排開,更有許多沒有帳篷的軍人們,直接就著一條被褥、床單打地鋪在騎樓與馬路邊緣就寢,一些不適應「露宿街頭」的,乾脆大剌剌地從商家正面闖空門進去,霎時成了一副令人跌破眼鏡的超然景象。

  這無聲的夜,就在數十分鐘前,可是轟轟烈烈、火光起落,有著無數槍聲劃破大氣,迴盪著令人心驚的震響,在這原本熱鬧非凡的市街地域,真真實實地上演了一齣城市街戰,雙方死傷人數不斷增加,誰也想不到曾經的大街會成了一處人間煉獄,屍體縱橫。

  然而,這暫時的靜謐之夜一過,伴隨著黎明軍鳴,雙方重振旗鼓,馬上又會回到原先的激烈戰況,繼續為了爭奪利益與維護國家和平而戰。

  沙包堆形成的第一防線內頭,路上一角有個桌案正散發著明光,是此時為數不多的光源之一。桌案旁,站著幾位身穿軍服的男人,正聚在一起討論戰事,每一位都是肅穆不已,眉宇緊鎖。

  這時,一位身材略瘦的年輕軍人輕聲跑了過來,對著桌案邊一位年近半百、神情不怒自威的將軍人物行了個軍禮,低聲說:「報告,我軍被敵方侵略的戰線地域已重新拿回,西北方的敵人退守到了大順、建國路一帶,僅留部分人力防守;西方與苓雅區交界地帶的敵人,則在河南路一帶鎮守,防守較為嚴密。至於我方,則依令與敵方陣線相隔半條街的距離駐守妥當,對方似乎將內部大半的人力調往了四維路,以致與我方交界線防守處微弱。」

  那名面目有些黝黑的軍官正是陳總指揮,他頷首沉吟了幾下,下令:「通知各隊長,加強戰線一帶防守,每兩小時交替一次人員,不得擅自行動,若是對方夜襲,駐守人員可自行判斷狀況,允許射殺敵人,並即時通報消息,在最短時間鎮壓情勢。光是這一天我們消耗掉的物資量就極大,再加上大寮、屏東一帶的災情,雖說輜重損失於整體來說不多,但於長遠上,可算非常吃重。此外,士兵方面也需要充足的休息,就算現在敵方周邊防守力微弱,我們還是按兵不動,頤精養神,切勿貿然行事。」

  「傳至相關人員,明日五點全員準時回歸作戰,狙擊班就位,全員待命做隨時戰鬥,我要等日煦的人回報消息之後再做決定。對了,讓偵查兵、直升機密切注意四維路一帶,敵方將人力全都調往那裡必定是日煦的奇襲產生效果了,他們能力者被殺害,戰力驟降,一時間沒有心思與我們繼續交戰。我要他們用盡一切辦法掌握到四維路的情勢,尋找日煦成員的身影,若是他們陷入苦境,迅速通報上來,組織敢死隊全力營救。」

  陳總指揮又吩咐了幾句後,那名軍人應聲行禮,快步離開。

  「陳總指揮,現在對方防守陣線薄弱,為何不一股作氣攻進苓雅區?至少也能佔據一些地段、削減掉對方的人數,再加上這攻陷之後的一陣屠殺,對方必定信心大減、士氣低靡,屆時苓雅區的叛亂分子就不再具有威脅性了,接著我們可以調動兵力趕往大寮區助陣,而苓雅區只要留部分兵力慢慢由外向內圍剷,我們便能在兵力損失的最低限度下達到平息動亂的結果。」一名軍官出口說,在場有幾位軍官點頭附議。

  陳總指揮看了他一眼,不以為然地解釋:「這麼做是正確無誤,但你有一點忽略掉了,那就是日煦這個組織。」

  「日煦?」幾位軍官狐疑地一同覷向陳總指揮。他們都知道政府旗下有一個合作關係的私營組織──日煦,其內部成員大多是擁有超能力的異能者,個個都擁有不同凡響的超常戰力,有的甚至能勝過幾支持槍軍隊,可說是核彈一般的可怕兵器。

  這個可怕兵器如今卻是一柄雙刃劍,它能站在正義的一方為政府出力,那麼絕對是如虎添翼,可是一旦成了與政府對抗的存在呢?煽動暴民、攻城劫獄、濫殺無辜、強奪百姓,使國家在極短時間內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怖動亂,同時影響到整個市場的經濟走向,與台灣有貿易往來的國家也會受到作用,正所謂牽一髮動全身,而現在的南部就是這麼一回事。

  先不論高雄失陷、經濟受損,夜梟與煽動組織起來的恐怖份子在這一天由苓雅區中心侵蝕到了鳳山區邊緣,能力者的消息也在這一天傳遍各區大人物、官員、軍官耳中,日煦的小組消息也在同一時間讓他們得知。這些從未耳聞過的特異能人一出來,就是這麼大的陣仗、引出這麼大的風波,好的、壞的,通通都竄了出來,以至於各界人士還無法摸清、信任「能力者」這個存在,就被弄得焦頭爛額。

  能力者的力量已被認可了,他們瞬間成了一種強大、駭人、凜然的存在,但是儘管能力者有好有壞,分成兩派組織互相鬥角著,這些各界人士還是無法信任他們。

  這就好比某天外星人攻陷了地球,它們摧毀各座大城市、大量屠殺人類、到處肆意破壞,人類在驚恐、無助的情況下對外星人恨之入骨,這時突然又冒出了另一股外星人勢力打著救人的名號救助他們,兩者雖成了一體是同仇敵愾的關係,但源於這突然驟降而來的外星人攻擊地球已讓人們心有餘悸,人們就算再感謝那股外星人勢力的救助仍不會輕鬆接納它們。

  這是一種種族之間的不信任感以及先入為主的觀念,而現在,這個外星人只是換成了「能力者」,常人,無法將他們視為同類,無法坦然接受他們。雖說能力者造成的第一印象還沒有那麼嚴重,但這就類似於當初哥倫布發現北美洲大陸,產生了一連串的濫殺印地安人事件,造成印地安人的恐懼;中國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日本人攻進台灣打壓平地人、殘殺山地人等被外族侵略的歷史事件。

  能力者這個強大的存在加上率先掀起風波的是夜梟這股惡勢力,讓人們有了「能力者是壞的、是可怕的」這等先入為主的觀念。

  幾位軍官在先前都耳聞過了近期能力者的作為,他們都是位居中高層的統領人物,知道公私分明、以大體著想,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自然不深,只是礙於這個剛出來、未受到肯定的存在還沒被他們完全重視、信任,自然會抱持著狐疑、猜忌的態度。

  陳總指揮點了點頭,解釋說:「夜梟是目前國家極大的威脅沒錯,但同樣身為能力者組織的日煦,卻是讓我們擁有足以抗衡夜梟的助力。關於夜梟與日煦往時、最近的情勢,各位都大致上瞭解了,那麼你們該知道,日煦的能力者數量相較於夜梟,嚴重不足,能力者數量稀少,這個差異,造成了夜梟的勢力增長,一至於現今的動亂爆發。現在,日煦要進行根除夜梟能力者的計畫已經傳入各界大人物耳中,部分是全力支持,部分則是坐視不動。」

  「要與夜梟抗衡,甚至剷除他們,光靠國家武器、軍人是行不通的,今日的戰況你們也曉得,一名能力者就足以讓無法與我軍抵抗的恐怖份子突破苓雅邊緣界線,衝破我們部屬在鳳山區的防線。所以,要抵制他們,就需要日煦。近兩個小時前,日煦的成員已深入敵方勢力,暗中進行對敵方能力者的鏟除,對方顯然發現了他們的存在,派了大量人力前去殲滅他們,造成他們在邊界與我們廝殺的人進行撤退,主動退守、採取防禦。」

  「我認為,我們應該趁這段時間好好養息,今日的戰況統計下來,傷亡人數不下三百人,現在可不是古時人命如草菅、大動干戈的時代了,這個傷亡數可不小,足以讓全國陷入恐慌,進而影響到國際。如果日煦小組成員能夠成功殲滅對方的能力者,使對方沒了後盾,我們再趁這時候一舉進攻,對方在士氣大減的情況下必會潰不成軍,屆時便能讓雙方死傷降至最低,改以拘捕的方式抓捕動亂人士,一舉兩得。」

  「因此,在日煦小組有了消息之前,我認為我們是以不該妄動、趁時養息為策略,才是最好的辦法。若此時攻堅,雖能成功突破防線,但勢必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數,何況那是敵人的勢力範圍內,我們無法完全掌握住。人命是最重要的,想必各位都深有同感吧?」

  軍官們聞言都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一位軍官突然問:「那若是日煦小組失敗了呢?」

  陳總指揮回答:「敵方能力者加上捷運站一處的那名共有四名,據最新消息,其中有兩名已失去戰鬥能力,而日煦小組仍在繼續深入敵區,尋找剩下的兩名能力者。半小時前的回報消息,他們被困在了一處巷子裡頭,與外頭的恐怖份子形成僵持的局面,而日煦其中兩名能力者則四處去尋找敵方能力者,之後便再無消息。」

  「四名能力者已失去兩名,這對敵方的作用力非常大,氣勢潰散的效果已起了作用,若是天明還沒有日煦小組的消息,我們再強行攻入也不算錯失良機,但我還是希望能照著原計畫,成功解決掉敵方四名能力者,日煦成員則安然返回,重新加入戰線大大增加戰力,以勢如破竹之勢擊潰敵方。日煦的能力者每個都很重要,他們雖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但在眾多槍枝面前仍不是不死之身,他們若有人傷亡,對我方、對日煦、對政府、對國家都不是件好事,所以我希望他們能順利完成任務成功返回,若出了狀況,我便讓幾組敢死隊去營救他們,就算沒能清除掉能力者,只要主要的戰力還沒失去,就能再重新計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現在的局勢已是掌握在日煦他們的手上,成敗的關鍵,就取決於能力者。以上,各位還有什麼意見嗎?」語畢,陳總指揮掃了眾軍官幾眼。

  一段時間的思考、釐清、沉澱、決議,軍官們有幾個表示贊成,其餘則沒有異議,陳總指揮肅穆地點了點頭,又與幾位軍官推敲了一些相關事件後,便各自散去作休息。

  明日早晨一到,不管日煦的人有沒有完成任務,他們都要進攻,若是日煦的人陷入苦戰,他們仍要死命相救。

  幾幢高樓的樓頂上,趴著幾位一身黑著的人,他們有的拿著高倍數望遠鏡,有的拿著狙擊槍,不時盯著樓下附近街道面的狀況,而夜空中,則有轟轟作響的直升機來回巡視。日煦小組的動向與形勢,將會決定佈署在鳳山邊界數千名軍人的下一步行動。

 

---------------------------

2013/8/14修文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