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3 第五章 脫軌(上)

 

  兩位老人家瞪著那隻按鍵式手機久久不語,只聞清脆的鈴聲迴盪在靜謐的庭院之中,老喬這才出聲嚷道:「接啊!」

  「咳、嗯!」日野嚴一郎回過神來,按下了通話鍵這才接起,神色滿是尷尬。對於自小生活在科技尚未發達的日治時代末期的他來說,要跟上日新月異的科技時代還是有點不習慣,科技縱然方便,可就是有種怪異,導致他不常使用電腦、手機這等現代化設備。

  或許是最容易影響人的少年時代已經讓當時的生活習慣烙印在骨子了,日野嚴一郎活了將近百年的歲數,還是對科技非常陌生,再加上平時在宅邸裡,他就能經由許慶等人的口述了解目前的社會局勢及政府、夜梟的動作,連絡上自然很少用到手機,只是出於許慶、日野佳娜的勸導,他才會把手機放在身上,不然壓根都懶得碰。

  日野嚴一郎不自在地把手機掛到耳邊,立即傳來了熟悉的嗓音:「老爺子,我們抓到了一位『遠端』,這傢伙能侵入旁人五識,我就讓他對夜梟的高層做獲取情報的工作了,有這傢伙的能力,該能查出點隱情。」他認出這是莫玲的聲音。

  日野嚴一郎一聽,展眉叫:「甚好!」

  對方沒給他閒工夫回答又繼續說:「我們現在要到台南抓人了,日野華那邊的情勢我們不知道,不過我估計他們今晚就能解決了,至於秦郝仁那邊,我們一直探不到消息。老爺子,你就耐心等吧,現在南部還算穩定,各地警察都開始警備了,夜梟他們在盤算的事情穩定之前一定不敢妄動,這段時間可說是安全期,我們抓緊時間削弱他們的勢力是對的。另外待會會有一份能力者的資料寄過去,記得要叫人去收啊。」

  「莫玲,既如此老夫就暫且放心了,本來老夫還在想要不要讓大陸的……」

  莫玲不等日野嚴一郎說完,又趕緊接下去說:「老爺子,你讓佳娜每半天做一次預言,若能引出大局觀一定會對我們有所助益。佳娜無法預言夜梟的動向,但對日煦的發展情勢還是能不被干擾的,要是有什麼重大的消息,馬上通報我,如果不會用手機就叫別人幫你打。」

  日野嚴一郎被說得臉紅,還要開口,沒想到對方說掛就掛了。

  「這……這小鬼竟然敢掛老夫電話,真是長越大皮越厚了,老夫連一句都沒開口,她就連珠炮似地嘮叨個不停。」日野嚴一郎罵了幾聲,隨即思考了一下,對老喬說:「小鬼抓到了一個能侵入別人五識的能力者,他們讓他對夜梟的人做探查,有了這麼個人,倒是會幫我們不少忙。不過老夫看與秦郝仁有往來的幾位夜梟高層不多,消息隱蔽得這麼透徹,就算有此人也不一定能探出什麼,最多也就是中下層的大致動作罷了。」

  老喬頷首沉吟了一下,眼角不經意瞟過了日野嚴一郎的手機,探了探脖子,突然哈哈大笑,「嚴一郎,莫玲傳的可是語音信箱啊,這可不是與你通話呢,你就算回話也傳不到她那邊去。」

  日野嚴一郎瞪著手機一窒,又是一陣尷尬,半晌後才說:「唉,還是你這個現代人了解,這科技產物實在難搞。」

  老喬笑罵:「我也就不過少活了你四、五十年,況且你現在還活著,你就不是現代人嗎?哈哈哈哈!」

 

  §

 

  煙塵之中,是一名身材略嫌消瘦卻十分精壯的男子,這男子本來看著就有近三十的年紀,如今一頭凌亂的及頸黑髮及有些落魄的裝扮,使得他又老了幾分。

  男子在睡夢中察覺到細微的動靜,馬上就提高警覺,等到他離開原來的藏身之地時,已經耳聞到好幾道窸窸窣窣的腳步聲正逐步接近,原以為是之前招惹的組織人士尋找到他的蹤跡,撂了一幫人來復仇,本想破牆而出來個下馬威,竟是見到眼前幾位全副武裝的持槍男子開槍伺候。

  男子心驚不妙,趕緊用能力增加身體的硬度,卻是眼明手快的許慶等人猛然扣下板機,一瞬間就是槍林彈雨襲來,猝不及防讓他中了幾顆子彈,傳出劇痛。

  「散開!散開!」張睿發急急吼道,除了還沒緩過來的宋旭巍外,所有人退到了庭院維持間隔,趕緊與男子拉開距離。

  眾人的步槍都裝上了消音管,雖說槍聲不大,但數十發子彈鏗鏗鏘鏘打在男子身上及周遭的牆壁,還是發出了刺耳的聲響,在這寂靜的黑夜中成了非常明顯的異動,再加上男子破牆而出的巨大悶響,一些附近的住屋亮起了燈,開始走出人影想探個究竟。

  男子低吼了幾聲,幸好他及時改變體質,否則那一瞬間足夠讓他死上十遍了。綿延不絕的子彈打在他的頭部、頸部、雙肩、胸腹、腿腳,卻不起作用,除了那幾顆穿過衣服已陷入肌膚的子彈,淌出了一些鮮血外,所有的子彈一碰到他的身軀就像打在了堅硬的金屬上頭,「鏘」地一聲彈開。

  「糟了,子彈無用,方才那一瞬間沒能造成致死的傷害。」老瓜啐了一口,望了望宋旭巍,詢問:「小巍,怎麼樣?」

  宋旭巍乾咳了幾下,撐起渾身厚重裝備的身軀,緊蹙著眉說:「還行。」

  這時,前頭的許慶擺了擺手,下令:「停止開槍,扔手榴彈試試。」他見子彈已無效用,趕緊說。

  眾人聞令退後幾步,從腰包掏出小型手榴彈,張睿發、老瓜先做測試,當下拔了插銷就往男子扔去,此時也管不了會不會驚動到附近住戶了。

  那男子見他們停下射擊,不料馬上就是兩顆手榴彈招呼過來,就算他刀槍不入,可沒有過被手榴彈炸過的經驗,一時間有些慌了。

  兩顆手榴彈落在他周遭地上,「咚咚」滾了兩下,隨即是規模不大的熾焰伴隨著轟天巨響,炸得牆壁地面坑坑疤疤,石灰粉末漫飛激竄。

  「這沒問題吧?別被附近住戶投訴了啊!」

  眾人以雙手護住眼睛,這種手榴彈的威力並不大,但足以在這麼近的距離使人支離破碎了。煙塵很快就散去,卻見那名男子好端端地以手抱頭,呈現在他們眼前。

  男子瞇著眼,察覺到就是手榴彈都奈何不了他,狂妄地哈哈大笑起來。

  「怎辦?跑路?」老瓜神色有些緊張,詢問著許慶。

  「手榴彈都沒用了,身上剩下的裝備想必也奈何不了他,莫玲他們又隔了一大段距離……撤吧,我們一跑,這傢伙肯定會追上來,我跟老瓜、老發斷後,黃璫你先帶著小巍回車上,發動車子在那頭等我們。」許慶凝重地說。

  眾人聞言頷首,黃璫二話不說趕緊架著受傷的宋旭巍離開現場,剩下的三人立馬補上了黃璫的空位,按槍見機行事。

  男子見狀笑著大叫:「想逃了嗎?哈哈哈,想得美!」語畢,他踩著笨重的身軀往許慶三人跑去,雖說體表膚色未改變,但眾人能清楚見到這人的肌膚有些不同,且重量加重許多,踩在地上一步就是一聲悶響,地面微微陷下。

  許慶察覺到什麼,趕緊說:「這人要維持硬化的軀體,重量就會增加,他跑不快,我們可以利用這點耗著。如今生擒、滅口都沒辦法了,成三方包夾他,這樣耗著先讓黃璫他們準備好。」

  老瓜與張睿發聞令開始往兩頭跑去,男子見他們要搞花樣,狐疑地緩了緩腳步,不一會兒,那兩人已經消失在院子外,隱入夜色,許慶也慢慢後撤。

  男子不以為意,開口問:「你們是哪裡的人?看這模樣,是政府的嗎?還是收錢來辦事的?」

  許慶沒有回答他,瞇著一隻眼搭在瞄準鏡上,一下子就是兩顆子彈點發射擊過去,精準無誤地打在了男子的雙眼。

  鏘鏘兩聲,男子反射性地閉起眼睛,驚怒地罵了句髒話。許慶在夜視瞄準鏡下看得清楚,那兩顆子彈未對他造成有效的傷害,一點血絲都沒留下,看來就是人體軟弱處也在能力之下變得異常堅硬。

  許慶趁著男子閉眼之際閃身出了庭院,迅速換了個位置。

  那男子憤怒地吼了一聲,趕緊追出去,卻是在走到出口地方時身下一個爆響,他整個人都置身於高溫的火焰之中,附近的破爛家具被燒得變形,可依舊對他無用。

  若是一般無知的野獸,恐怕不會因此佇足,然而這是位有理智的男人,許慶藉著人類的本能,適時丟下一顆手榴彈,使他停下腳步,達到拖延時間的目的。

  男子頓了一下,憤憤追出庭院,僅有月光提供微弱照映的漆黑周遭,完全見不著半個人影,他吼了一聲,大叫:「他媽的龜兒子,有種就出來,別躲躲藏藏的!」

  咻咻──

  兩顆子彈由後擊中了男子的頸椎,使他霍然回頭,卻見庭院內沒半點動靜,下一秒,又是一顆子彈由左方擊中了他的肩頭。

  男子在黑暗中,時不時被四面八方不固定襲來的子彈弄得暈頭轉向,他想起必定是先一步躲起來的兩人搞的鬼,可是這黑夜之中,他又該怎麼找起?

  男子怒了,越來越沉不住氣,這時,又是顆子彈打在他一側腦袋。

  男子瞠大雙目,想也不想終於往最後那顆子彈飛來的方向快步跑去,那一身金鋼不壞的身軀也不管前方有什麼,大剌剌地橫衝直撞,當下把許多建築、樹藤都硬生生給撞飛。

  此時,許慶、老瓜、張睿發已藉著耳機聯繫,聚到了一處,成功把男子引開。他們有夜視鏡,能在遠處對男子不斷開槍,清楚掌握到他的動靜,把他耍得團團轉,而對方因為沒有光源,視線被侷限住了,只得原地轉向,尋不到他們的蹤跡,原本無能人擋的男子,現在卻成了一隻構不成威脅的野獸。

  「準備好了。」黃璫的聲音從耳機傳出,三人點點頭,趕緊退出這條小巷,往停放在溝壑旁箱型車移動。

  「那男的正往反方向追去,就算他察覺到不對勁,我們那時也已經離開了。」老瓜一面跑一面說。

  「嗯,不過還不能大意,我們還不清楚對方的能耐。」眼看三人出了巷尾,他們的廂型車就要映入眼簾,登時一道黑影在許慶剛語畢的時候自一邊的小道衝出。

  「砰──」黑影迅速襲來,只不過是頃刻之間,許慶已然被一股兇烈的力道撞飛,重重摔落在地上。上了年紀的他被這麼一撞,尋常人都折騰不起了,他更是痛得無法動彈,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凹陷了般,胸口緊悶著,完全無法呼吸。

  「許慶!」老瓜、張睿發急吼一聲,眼角趕緊捕捉到那名黑影狂壓板機。

 

  

-----------------------------

我感覺我打得好爛,好無聊。

煩死了。

-----------------------------

2013/8/14修文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