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現王子3 第一章 兵分四路(上)

 

  日野華以瞬間釋放出來的氣焰作為推進,向前飛快移動,在大氣上、在巷弄間穿梭著。日煦小組前往的方向是西北方,而自己則是往北方的捷運站移動,因此他們不可能會面,只得待她解決完該名能力者,朝著他們的方向尋找他們。

  捷運站離防線並不遠,日野華沒多久就穿越了四條商家街道,抵達了正打得如火如荼的交戰區域,途中還順道砍了幾名持槍的敵人,卻沒有直取要害。

  日野華在一處十字路口停下,環視著四周情勢──在路燈的照射下,處處都是彈孔的市街十字路口,形成了雙方互相不斷開槍的拉鋸局面,對於身處在彈雨境地中央的她,是沒有絲毫懼色,僅是冷冷地、淡淡地看著遠處正前方一位與他人有些不一樣的男子。

  那名男子穿著普通的短袖短褲,直挺挺站在持槍恐怖份子的中央,在槍陣面前毫無懼怕,如同日野華一樣。錯不了,那名男子就是傳聞中移動速度非常迅捷的能力者。

  雙方目光交接,男子似乎也知道對方是與他同樣的能力者,只不過他們的立場不同,不是戰友,而是敵人。

  日野華微瞇著利眼,她在那抹影子上,看到了對方露出的咧笑。

  「喂!妳是什麼人?」一位比較靠近日野華的年輕軍人,以牆角作為掩護朝她吼了一聲。當他看到一名繫著馬尾的女孩子突然出現在十字路口中央,成了雙方活生生的靶子時,一雙眼珠都快凸出來了。

  軍人的話語未落,就是好幾道槍聲蓋過了他的嗓音,原以為那名十分大膽、不,該說是莽撞到如三歲小孩般無知懵懂的女孩,就要被子彈打成馬蜂窩時,那雙纖細白皙的玉手閃電般地一晃,只一瞬間,握在左手上的泠光武士刀出鞘,接著軍人見到女孩握住刀柄的右手又是一連串好幾道影子,在前方手舞出弧形的劃斬。當刺耳的金屬撞擊聲與敵人的槍聲停下時,女孩的手也緩下了,這時候再定睛一看,可以發現女孩身下有許多零零星星的子彈,不做推想,那些都是朝她身上打去的高速子彈。

  年輕軍人看著那副超乎常理的景象,一張嘴都快流下口水了。這……這傢伙是人嗎?她……她也是能力者?

  「喂,上頭傳話,要我們盡全力掩護那名女孩,那名女孩是來支援我們的日煦能力者,我們要盡全力擊退她身邊的恐怖份子,讓她能專心與對方的能力者戰鬥。」年輕軍人身邊跑來了一名同伴,那同伴見他恍神,拍了他肩頭一下,卻讓對方嚇的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啊、嗯……」

 

 

  日野華轉了轉刀身,晚風徐徐吹動著她飄然的髮絲,對方方才那一陣射擊,卻是連她的髮絲都沒能傷及。武士刀的刀身還在冒著細煙,在她「縱火」的施展之下連連擊落飛快襲來的子彈,刀面還能不留痕跡,無疑是一把好刀了。

  這把刀,是從日野嚴一郎的書房中取走的,當然是經過對方的同意。以往日野嚴一郎的書房內有十二把名匠打出的武士刀,全都是價值不菲的好刀,而這一把,是她取走的第四把。日野嚴一郎倒是很捨得割愛,事實上,他對寶刀也沒有什麼依戀就是。

  好的武士,需要一把好的武士刀才能將他的武藝發揮得淋漓盡致,日野嚴一郎便是這麼想的,才毫不猶豫就把刀送給日野華,更何況她還是他的義女。

  刀光在皓白的月光照映下,爍出了銀亮的鋒芒,相稱著日野華白如晶雪的皮膚,以及她冷冽的目光、凜人的氣勢,一位既美麗又冷酷的武士殺手,就佇足在十餘名手持步槍的恐怖份子面前。

  他們,忽然間都有了自知之明,自己只是她腳下的將死螻蟻,完全不堪一擊;而她,成了他們最為之壓迫的惡鬼。

  一個披著天使臉蛋的魔鬼。

  魔鬼的出沒,顯然讓前方街道深處、那名能力者男子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可他隨即換成了灼熱的目光,利眼瞳仁之中的美麗倒影,成了他這名獵人盯上的華麗獵物。

  究竟是獵人盯上了獵物,還是獵物盯上了獵人呢?

  真章,就在下個瞬間揭曉。

  驀地,雙方都動了一步,一晃眼,兩人已不再原地。

  「唰──」

  所有人只聽到利器劃破物體的聲響,目光趕緊往聲源看去,視線所追隨到的,是一隻帶著大量殷紅鮮血的獨臂騰空出現在月色之中,將明月染成了血色。

 

  §

 

  「怎麼了?牆、牆壁在移動?」快門驚地轉頭,見右側整排的建築房舍竟然在向他們緩緩靠近。

  眾人驚疑不定間,又聽到了後方傳來的聲響,是負責護送他們的六位軍人正大開闊步急急往這兒衝來,每一位都是臉色脹紅、拚死拚活地衝刺著。

  「跑!快跑出巷口!」衝在最前方的安藤大吼,眾人聞言,又看了看持續向內靠攏的高牆,立即會意,跟著往前方不遠處的巷口拔衝。

  哒哒哒哒哒哒──

  後頭追兵鍥而不捨,他們還以為原來佔了上風的軍人們突然逃跑,是有什麼變故發生了,當下更是趁勝追擊,而軍人們也管不著不時從他們身旁掠過的子彈了,只能碰碰運氣,逃過一記是一記,希望身體在衝出巷口後能毫髮無傷。

  「唔!」跑在後頭的柯俊悶哼一聲,臉色痛苦的右手摀住右大腿。

  「柯俊!別停下來!」柯俊一旁的浩彥叫了一聲,趕緊攙扶住他,拖著戰友一步步向前邁進,刻不容緩。

  「鏘、鏘鏘、鏘鏘──」疾跑之間,又是好幾發子彈襲來,所幸他們背後都背了個大背包,子彈打在背包上頭,在內容物的阻擊之下,已傷不到分毫皮肉。

  前方日煦小組的男孩們體力較好,與常在運動的許薇丹衝在前方,很快就來到了巷口,而此時不斷向內靠近的牆面只剩下不到三公尺的距離,就要與另一面牆接合了。

  壓力、恐懼,在迅速攀升。

  毅良也快要跑出巷口,這兩周他增加了些許體力與爆發力,可當他意識到身後還有身體較為孱弱的潔兒、日野璟的時候,心一橫,一個轉身竟往裡頭跑回去了。

  「王子燿!」許薇丹焦急喊了一聲,眼看牆壁越來越近,兩面牆之間的縫隙越來越小,她就心急如焚,緊張地直跺腳。

  毅良滿頭大汗,匆匆跑到了潔兒與日野璟身旁,鼓勵地叫:「快點!出口就要到了!」

  潔兒扭曲著五官,在急促的呼吸之間奮力使勁說:「去幫小璟,我沒問題!」

  毅良點點頭,趕緊跑到氣若游絲的日野璟身邊,將她瘦弱的身軀背起,再次邁步逃出巷弄。

  「王子燿……」日野璟感覺自己渾身像是發燒般,軟弱無力,眼前的所有事物都好像是夢境般,頗不真實。自她踏入戰區後,惶恐的心緒就影響了她的身心,如今再叫她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出巷弄,還有要命的子彈尾追在後,更是無法出力,從頭到尾只能拼命前奔,速度卻是非常緩慢。

  日野璟以前就不太運動,她的身體沒什麼肌肉,本就非常虛弱,再加上「治癒」的副作用,使她難以生長發育,常常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再結合了上述外在與內在因素的情況下,她是認為自己今日就得死在這個暗巷之中了。

  可是,日野璟想也想不到,這個新加入日煦的無禮男孩竟冒死不惜折返回來,背起了她輕盈的嬌軀,雙腳一同背負著兩個人的體重與死亡賽跑……她突然感覺這幕情景似曾相似,意識迷濛的腦袋努力仔細一想,上一次有這種心情時,正是兩周前他們在山腳下遭到夜梟襲擊、王子燿捨身去救昏迷的陳瑀甯的時候。

  對了……為什麼自己會對這名男孩產生反感呢?日野璟輕輕靠在毅良的背上,兩隻小手環住了他的頸子,已無力去思考那個問題。

  兩面牆之距離,只剩下一公尺餘。

  「快!能出去!」已追上毅良的安藤大喊一聲,因為寬度的距離,他們只能形成直線的方式依序出去。

  「砰砰砰!」

  「浩彥!」

  「啊啊啊啊!──」

  當背著日野璟的毅良與安藤、阿隆、阿飛、小鷹在生死之際跑出巷口後,漆黑的巷道內傳出了柯俊的嘶吼聲,緊接著是一連串的槍響。

  「浩彥!柯俊!」幾位軍人急切大吼。

  牆面距離只剩下不到一公尺。

  「不行,再這樣下去那兩人都會死的!」早早就出了巷口的快門咬牙說著,他看著那深無止盡的幽黑巷子,以及即將要併攏的牆面,唇一抿,竟衝進了巷口。

  「快門!」許薇丹急吼了一聲,回過神時那伸出欲攬的右手早就摸不到對方的身軀,她只能怔怔看著義無反顧衝入黑暗的快門。不只是她,帶著哀悼神色的其他人都露出了驚色,驚疑不定看著那抹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眾人恍神的時候,牆面已然靠了起來,與另一面牆完全緊密在一起,發出了震盪方圓百公尺地面的轟天悶響,而那裡頭的所有事物,無疑都被壓成了僅有指縫寬的死物……

  日煦的年輕成員們頭一次感受到,失去同伴、失去家人的痛處、絕望,所有人的心臟似乎都在這時候停止跳動了,他們的腦海裡只有與快門相處的記憶、快門耍寶嘻笑的片段。

  活生生的人成了沒有靈魂的軀體,就只是那一秒、就只是那一瞬間,「快門」,這個開朗男孩已不復存在。

  滑落的淚珠在月光下閃閃發亮,幾個人怔立在巷外,潸然淚下。

 

 

----------------------------

突然想放這首歌

原本第二集是要打到這裡結束的,呵呵。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傷心到?

快門死了嗎?柯俊、浩彥也死了嗎?說出「動者恆動,靜者恆靜」的人是誰?

看下去吧~哈哈哈。  

----------------------------

2013/8/14修文

 

 

創作者介紹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