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幻想故事具現為文字,邁向「暢銷小說家」!此地文章除惡搞文、同人文外的小說文章皆為完全自創,請勿擅自轉貼文章、盜取故事情節及私下拷貝加以利用修改,謝謝配合。
食用連結:顛倒世界愛芙洛戰爭奪心嶼特務第七感當殺手遇上魔法師你...是外星人?!具現王子FB唷

☆重要公告: 章魚回歸,重新高密度更新轟炸!新坑「顛倒世界」。

☆小說更新: 7/11 顛倒世界 第二十一章 入侵統藝 

愛芙洛戰爭 十二章 啟程 (第一集完.停更)
奪心嶼 第十七章 交戰(完) (第一集完.停更)
特務第七感3 追蹤線源頭 11 迴避第七感的死亡 (停更)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3 病毒之役 第一章 中計(下) (停更) 

此地部落格內之文章皆為個人創作,請勿擅自轉載、抄襲、沿用,進行任何商業行為,謝謝配合。
此地嚴禁筆戰、嗆聲、辱罵,但歡迎評語感想。
謝謝各位讀者的青睞與支持,歡迎交流、閒聊唷^^
目前主力大長篇為顛倒世界
部落格一周更新一至兩篇不等。
發佈於其他小說網站的連結請至右側尋找~
P.S.有人想幫我畫角色圖的嗎?(。◕∀◕。)

 

 

  具現王子2 第一章 饗宴(下)

 

  隨著木頭的逼近,毅良也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壓迫感。那是一股類似於日野嚴一郎、由自身散發出來的威壓。他不禁跟著倒退幾步,懵然看著昂首闊步而來的高大身影。

  幾個箭步後,木頭站在毅良身前一步之遙,俯著頭凝視著他。正當後者被看得不知所措的時候,他伸起結實的臂膀,放在毅良跟前,說:「『操影』、『傀儡戲』,你可以跟他們一樣叫我木頭。」

  愣愣聽著木頭短暫的自我介紹,毅良好一片刻才會意,原來他是要與自己握手打聲招呼啊!他伸出手握上了那隻大了一號的手掌後,他見到木頭不帶感情的嘴臉略微一變,似是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毅良卻是在想,能力名竟有這麼多變化、這麼有趣,當初聽到夜梟的鬼自稱自己是「鬼抓人的鬼」,還以為那是隨口編出的台詞,沒想到那個「鬼抓人」就是他的能力名呢。

  待木頭轉身坐回自己的座位有頻率地吃起飯來時,所有人才回復到原先的吵鬧,納罕地叫:「那個木頭竟然主動去做自我介紹了!」、「破天荒啊!這山頭明日要下紅雨了?」、「看來我們新進的新人非等閒之輩呢。」

  一旁的誠恕同是有些驚訝,對著毅良嚷:「你到底做了什麼啊?那個阿哥若是沒人去打攪,根本不見他說過話,就算去跟他攀談幾句,多半也是用搖頭點頭代替,兩年來他會主動與新人做自我介紹還真是史無前例啊!」

  毅良一聽,苦笑聳肩了幾下,目光又瞥到了木頭身上,只見他還是對周遭渾然不覺般,自顧自地吃著海味,彷彿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時,有四位較年長的男子掂著小酒瓶圍到了毅良身邊,把誠恕擠了開來,一個個臉上都藹著親切的笑容。毅良認出他們,是方才與陳瑀甯閒聊過幾句的人。

  「毅良啊,歡迎加入日煦!」為首的黑髮男子笑說,年齡大約在四十上下,皮膚稍黑、和顏悅色,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身穿一襲靛藍色的浴衣。

  「喂,跟你千交代萬交代過,我們要叫這小弟的外號,不是叫本名,有些人在意的,這幾年來你都睡昏啦?」在黑髮男子身旁的短髮男子嚷著,他的年齡與他相近。這一個長相溫和,一個有些橫眉豎目,倒是挺合得來的,一搭一唱地拌了幾下嘴,就像在唱雙簧。

  一邊一位最為年老的長者見兩人已是喋喋不休,呵呵一笑,便出面先與毅良說話:「王子燿啊,我們這幾個較為年長的,叫『毅良』這種順口的名字早就習慣了,嚴一郎也是,一時間恐怕還改不過來,你就多多包涵吧。」

  毅良認出那是之前在日野嚴一郎身邊佇著的白髮老者──許慶,也就是蘭蘭的爸爸。他見對方很是溫和,自己便也微笑著,說了聲「沒關係」。其實,他厭惡他名字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那幾個流氓同學常用他的名字來取笑他,現在這些相處融洽的人們直呼他的名字,他倒是一點兒不自在都沒有。不過「王子燿」這筆名取的煞是好聽,他見許多人一個接著一個地稱他「王子」,他那唯唯諾諾的懦弱性格也就漸漸起了自信,不再畏首畏尾的了。

  許慶穿的是古典的衫衣,乍看之下有點像是白色道袍,身下則是寬度恰當的褐色長褲。他向一旁三個老傢伙擺擺手,為毅良做介紹:「這位是善於操夢術的黃璫,加入日煦也有好一段時日了,是我曾經的好戰友。」

  那一位沒加入拌嘴戰局中的長者意味深長地一笑,與毅良頷首打了個招呼,後者心生敬老尊賢之意,也點了點頭禮貌回應。毅良想起了在被流氓同學打昏的時候,做了有日野華出現過的夢,大概就是這位黃璫施展出來的能力了,至於許慶沒說出他的能力名,毅良礙於不好意思,沒那麼強烈的好奇心也就不追問下去了。

  許慶又介紹了那兩位唱雙簧的長者,他們見人家開始為自己打出名號,當即整了整儀容挺胸背手,兩個都是認真肅穆的神色,讓毅良看了又不禁好笑,真是有趣的兩位伯伯。

  那位心平氣和臉上掛著藹笑的長者,名叫宋旭巍,而另一位生著副長臉、神情透著嚴厲氣息的長者,則叫呂清東,兩人都是自許慶後加入日煦的,年齡位於四十左右,是當年被日野嚴一郎的人發現的孤兒,雖沒有特異能力,加入日煦後卻幫了許多忙,兩人算是目前日煦內骨灰級的老團員了。

  聽許慶說,這兩人小時候便是一個野心蓬勃,一個安分守己,所有人都沒料到這兩個性格相反的人,會當了三十多年的知己。他們現在擔任日煦裡的大廚,與幾位日煦成員的家眷妻兒、沒有特異能力的阿姨大嬸負責大夥平日的三餐,今晚這桌上的菜餚就是他們的拿手傑作。

  毅良聽到此處,那想依附在日煦的心又更加強烈了。被日野嚴一郎撿到的孤兒,竟在這裡生活了三十餘年至今,況且臉上還洋溢著童心未泯的笑靨,就知道這兒是多麼的隨心所欲、多麼的閒適自在了。

  毅良微笑與兩位活潑長者打招呼後,那兩人便彼此勾肩搭背地走遠了,說是要去決什麼遊戲的勝負。

  此時一邊空閒下來的陳瑀甯一雙美目正望著笑顏逐開的毅良,臉上不自覺浮出了欣慰的笑容。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發自內心的真誠笑容,想來卻有些忌妒──她花了將近三年的時間才攻破了毅良封閉的內心,人家日煦一個晚上就成功了,讓她不曉得是該感到喜悅還是氣餒。

  她放在桌上的手托著軟腮,心裡對日煦的排斥幾乎是微乎其微了,出乎意料的,這地方竟然連一天的時間都不到,就讓她逐漸由猜忌轉為接納、安心了。不過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剩餘的警戒還是得存在著,就是有千萬分之一的機率,她也不容許毅良受到傷害。

  陳瑀甯心曠神怡,外界所有事物都拋到了腦後,僅是陶醉在遠處毅良既靦腆又可愛的笑容上,而後者始終沒有發現到她正在注視著他。

  毅良這邊還在聽著許慶逐一介紹這和式房中的所有人,由於一下子太多人名一擁而上,他還只將幾個特別有印象的人烙印在腦中,接著就見兩位女孩走近了他們,手上各握著盞小瓷杯,其中矮小的那個開心得笑容可掬,身材較高挑的則是臉上掛著淡笑。

  「哦!來的正好,我一時間都忘了呢。子燿,這兩個是我的親生女兒,小的你見過了,叫做許薇蘭、蘭蘭,大的則是許薇丹,今年正好與你同歲,你們一定很合得來……子燿你還沒有女朋友對吧?我這大女兒性情剛烈,以前到山下的鄉村上小學時,都是把人家給打跑的,我還正為她擔心長大後交不到男朋友呢,哈哈哈。」許慶將手攀到了毅良的肩頭上,悄聲說。

  毅良聞言,不禁有些無言,他只聽說過不准女兒交男朋友的爸爸,可沒見識過幫自己女兒介紹給別人的父親,不過這一看亭亭玉立的許薇丹,讓他才剛消去一些的害羞又助長回來了,都怪這許慶說那男女朋友的事情。

  許薇丹在女生中算高了,至少現在的她與毅良齊站,身高是平分秋色,除了這點之外,她的體態也是結實豐滿,樸素的短袖短褲完全將那凹凸有致的成熟韻味呈現出來,修長的美腿幾乎堪稱完美比例,渾身可見之處都是沒有贅肉的彈嫩肌膚,一看就知道平時有在運動。

  她繫著栗色馬尾,一張清麗純真的面容就像是蘭蘭的成熟版,明媚大眼與玲瓏的尖鼻是兩姊妹最具特色的部分,只是許薇丹臉型、身材都發育的差不多了,那少女風姿還不是現在的蘭蘭可以比擬的。

  「爸!」一走來就聽到了自家父親在宣揚自己的糗事,許薇丹瞪了許慶一眼,這才將目光移到眼前這位新人身上,擰著眉帶著警戒地打量著。

  毅良這麼被一番打量,臉上登時浮起了兩股燥熱,一時間雙眼不知該往哪裡放,就聽蘭蘭笑著叫:「大哥哥臉紅了!哈哈哈哈!」

  許薇丹見毅良僅是被她看了一眼就害臊起來,那警戒心頓時消散,轉嗔為笑地伸出手說:「歡迎加入日煦,請多多指教,呃……這時候要自報能力名是吧?聽老爹說我的能力似乎是『怪力』,我先說,你要是敢取笑我你就死定了!我頂多只算個二級能力者,能力非常不明顯,實力也還不到能隨華姐出任務的程度。」

  毅良一怔,倒是完全沒有取笑的念頭。他緩緩握上了許薇丹的玉手,兩人肢體相觸,讓他渾身震了一下,那握手也只是握了一瞬便速速拿開。

  許薇丹見狀有些意外,她還以為毅良知道了她的能力是「怪力」,會嘲笑她呢,再看他不敢直視她的怯生模樣,對他的好感是陡然加增。

  「蘭蘭也要握手!」身高只有毅良腹部高的蘭蘭,遞上一隻略顯肥嫩的小手,也要握手。

  毅良見她稚嫩可愛的模樣,微微一笑,半蹲下來伸出手與她握了下,誰知道她玩心一起,抓住他的手不放了,一面嘻嘻笑著。

  「咳咳,我看你們好像真的挺合得來的,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好好培養感情啊!」許慶拍了下毅良的肩頭,笑吟吟地離去。

  「爸!」許薇丹又是彆扭地一叫,臉上泛起了薄薄紅暈,怒瞪一眼許慶的背影。她轉過頭來,見蘭蘭正欣喜地大力搖著毅良的手,後者一副無奈樣,便笑著說:「蘭蘭,大哥哥的手都要被妳搖斷了,小力一點吧。」

  「嗯!」蘭蘭應了一聲,拉著毅良的手站在他的側身,這才安分下來,卻沒發現到他的右手正摀在左臂上,有些齜牙咧嘴……

  這小女孩的力道未免也太強了吧,老爹說過能力是有遺傳特性的,蘭蘭不會也是能力者吧?或許許薇丹那一句不是在開玩笑……

  「王子燿,我們出去走走吧,我帶你繞宅邸一圈,順便給你介紹介紹一下其他人以及其他地方。另外還有一組人馬在外頭執行任務,老爹應該有跟你說過,除此之外還有被派去埋伏在各地殯儀館的同伴們,下次他們回來有機會我再帶你去認識。」許薇丹笑著牽起蘭蘭的另一隻小手,三人便這麼手拉手步出和式房。

  毅良聞聲頷首,離走前還回頭望了下陳瑀甯,他見到後者點頭示意的笑容,這才跟著會心一笑隨許薇丹出房,同時注意到食廳裡頭不知何時人數已經少掉七成了。

  看著那三抹身影的消失,還坐在坐墊上的陳瑀甯慈祥地一笑,心頭一陣感觸。曾幾何時,毅良已將她視為他親近的人了,那報備離開的舉動,是讓她又驚喜又欣慰。

 

 

------------------------------

我會不會打得有些后宮啊?……我先澄清,這是友情啊!至於你們要說友情萌生愛情,我想這大抵是不會……總覺得女角色接連出現的頻率有點繁,不過這就是饗宴啊,早晚要出現的這時候都要出現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獨眼黑貓
  • 女角多沒關係、男角再多一點就好了
    哇哈哈哈哈哈
    各自發展成CP
    不用都圍著男主繞
  • 人太多不好啊 就幾個主要配角而已 那些老爺爺算是跑龍套的 呵呵

    LILKrake章魚 於 2013/03/27 12: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