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納基尼亞王國

  吳邪就這樣,傻看著在海邊玩樂的幾個穿比基尼的女孩們,起初他還以為自己數著毛蟲數到一半睡著了,用力掐

了自己的臉頰,痛得差點流眼淚,這果然不是夢!

  「喂!男人!你是誰?哪裡來的?」一道女人的聲音從吳邪的頭上傳出。

  吳邪抬起頭看看是誰,三個騎在有長翅膀的獨角獸上的女人,也是穿著比基尼,手裡還拿著長槍,其中一個正用

長槍比著吳邪道。

  「嗄?!」還搞不懂現在是什麼狀況的吳邪,呆滯的說。

  「帶走!」那說話的女人騎的獨角獸,用著一張很猥褻的馬臉突然對吳邪吐了一大口口水,吳邪正想罵髒話,但

還沒罵出口便失去了意識。

  曼黛瑪蓮...這個名詞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

  「瑪蓮?!」吳邪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金碧輝煌的建築物內,上頭的燈飾還是水晶燈。他手腳被捆著,四處張望——靠著建築物兩旁各有十來個穿著比基尼的女人,他身下有張紅地毯,這地毯置於這座建築物的中央,目光往前一掃,紅毯綿延到前方一個金黃椅子上,上頭坐著一個約十七、八歲的比基尼少女,翹著腿,森冷的眼神盯著吳邪…… 這裡是皇宮? 吳邪臆測著。

  哇...女人的世界阿~這果然是...天堂嗎?!

  當吳邪正沉醉在周遭的美景時,那女王開口了「我是納基尼亞的女王伊莉莎白˙雪,也是最強的女巫,請問你是

何人?為何闖入我國的地盤?」

  納基尼亞?這王國裡面的女人全都只穿比基尼,這國名真貼切。

  那女王的聲音非常的甜美,還帶點小孩子的語氣。

  仔細一看,那女王非常的美麗...不!已經到達了超正的境界!身材也很苗條,該瘦的地方瘦,該有肉的地方有肉

,前凸後翹,令吳邪忍不住多喵幾眼。 

  「嗄?!我喔?我什麼人都不是...我只是個平凡高中生...」吳邪此話一出,便令眾人大驚失色,彷彿看到了一位

老奶奶脫光光在街頭洗澡。

  全場一點聲音都沒有,片刻後,女王驚訝的說「這...難道是預言之子?!這是上上上代流傳下來的,一百三十年

前,一位能百分之百準確預見未來的預言家曾說過:一百多年後,一位自稱是平凡高中生的人會拯救納基尼亞及全

宇宙,他將打敗長年霸凌我國的淫魔─啞斯嵐,並與當代的女王結婚生子繼續守護我國直到永遠......」

  咦?!結婚?生子?意思是...我要和眼前這位...那個...直到永遠?!哇~好幸福阿~

  吳邪原本一臉不正經的臉,突然轉變成帥氣的表情認真地說「我會盡力幫你們打敗淫魔的!」

  女王非常高興,馬上吩咐僕人。「趕快給預言之子最好的待遇!」

  就這樣,吳邪幸福的度過了數日貴族般的生活,但好日子往往不長久,一天,納基尼亞遭受到襲擊,幾處房屋煙

火瀰漫,人民四處逃竄。

  「淫魔來襲!護住下體,盡速逃離!」城中一片混亂,此時在皇宮裡房間睡覺的吳邪,正在做夢。

  一位穿著黑色道袍的禿頭老人,正與吳邪坐在一個小石桌旁泡茶,非常的悠哉~

  老頭曰「不思拉巴龜...里頭雞佩斯機?」

  「殺?」老頭說著不明的語言,吳邪完全聽不懂。

  老頭又重複了一遍。

  「X!英格利許?踹你死?甲叛逆死?殺小?...」     老頭站了起來,把手伸進他的道袍褲子然後又說「拉U~拉巴勒?」

  吳邪有點不耐煩的說「你到底要怎樣啦?!」

  老頭又說了一句,然後他把褲子脫了下來,一朵美麗的白色玫瑰綻放開來。

  「查理?」老頭緩緩的朝吳邪走近,這可使吳邪慌了起來。

  「喂喂!你要幹什麼?!喂...別過來阿!不...不要~我不是Homosexal~!(同志).......」

  「啊─!」吳邪大叫著,睜開眼睛,好險眼前的景象不是剛剛那個,脫離了春夢...

  這算春夢?!

  「小邪?你還好吧。」吳邪這才注意到,白雪正坐在旁邊,一臉關心的注視著吳邪。

  最近幾日,吳邪與女王白雪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兩人年齡相近,互相交談後便聊了起來,感情越來越好。

  吳邪才知道,原來白雪的母親在一場與淫魔啞斯嵐的對戰中死去,所以年僅十五歲便登基,開始掌管王國的事物

,不過說到底都還是個孩子。實際上坐在王座的時候,與平時是差很多的。

  「納基尼亞遭到了淫魔手下的攻擊!現在城中混亂,敵人有著能力,我國的士兵們對付不了他們,幫幫我們好嗎?

」白雪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看著吳邪。

  吾...這是?!...好刺眼...好可愛...

  此時吳邪的戰鬥力微微的升高「小雪!別擔心!我來拯救世界!」

  換好衣物後,白雪便帶著吳邪前往遇襲地點,身後尾隨著幾名士兵。

  現場慘不忍睹,數名抵抗敵軍的士兵們受了重傷躺在地上,敵人附近還包圍著不敢妄動的士兵們,深怕一不小心

就會成了地上的同伴們。

  白雪等人一到,士兵們見了轉憂為喜,白雪下令士兵們退開,只剩吳邪等人面對著敵人。

  「中間那個戴眼鏡又地中海的熊名叫匪賤熊,小心他的能力,要是被命中可不好對付!」白雪對著吳邪說,雙方

僵在一旁誰也沒有先攻,這時吳邪不知道被誰推了一把,往前走了幾步。

  「耶?!」媽啦!小雪我還以為妳怎麼不上,原來是要我去送死阿...

  吳邪眼看前方名叫匪賤熊的敵人,他身後還有幾名奇怪的人型動物穿盔甲拿著武器。

  匪賤熊...匪賤熊...哈哈哈,這傢伙的名子怎那麼好笑阿!

  吳邪想著想著便笑了出來,此時那抱著一本厚重的書的匪賤熊,飛快地衝了過來,衝過來時一道黑色光線從他的

手掌中射過來。

  笑到一半的吳邪,被這突如其來的光線差點命中,好險及時閃避,不然被打到不知會怎樣。

  才剛閃過光線,那匪賤熊已經接近吳邪,一掌熊掌巴了過來,別看吳邪只是個白目高中生,他可是從小打架打出

名的,跆拳道、柔道、拳擊、永春...學過的武術可不少。

  吳邪閃過了這一掌,稱掌勢還沒收回,一個四兩撥千斤使得匪賤熊重心不穩,接著一記上鉤拳往匪賤熊的臉轟去

  但誰都沒料到,匪賤熊在被擊中的瞬間,突然消失不見,出現在前方數公尺遠。

  哪呢?!瞬間移動?喂喂...這是犯賤吧!

  「喂!你個匪賤,有種單挑拳頭啊!」吳邪對著眼前的匪賤熊叫罵著,但匪賤熊沒有理會。

  吳邪這次轉守為攻,衝向前打算打匪賤熊個稀巴爛。

  「小邪!哇翹!(WHATCH - OUT!)」

  「警告警告的──小過!」匪賤熊手掌再次出現剛剛那黑色光芒,快速朝著吳邪射去,一心只想打匪賤熊個稀巴

爛的吳邪,來不及閃避,硬生生的吃下了這招。

  黑色光芒進到了吳邪體內。

  「哪呢?!...吾噁...我好自卑...我被記了小過...我該死!...」中招的吳邪,跪了下去,神情痛苦的叫著。

  匪賤熊又有動作了!

  「翻開覆蓋的卡─匪賤臉的加持!」一張一人大的卡片憑空出現,漂浮在空中翻了上來,然後消失,匪賤熊的臉

不一樣了,一張更加猥瑣、淫賤的臉,已經到了走在路上被看到都會被打的那種程度。

  迷之聲:「操你妹啦!你TM哪時覆蓋的卡?!」(被眾人拖走)

  「警告警告的─大過!」

  吳邪才剛從自卑的深淵中脫離,全身力氣失了一大半,一道更龐大的黑色光線又射向來。

  「小邪!」眾人眼看將被擊中的吳邪,各個傷心欲絕...傳說中的預言之子就這麼結束了他的性命,根本是來鬧的

嘛!   「Holy Shit!別...別過來啊!回去!去去去去去!!!」眼看要被擊中了!這擊是大招,重了可就沒望了,吳邪反射

性的閉上眼睛,雙手檔著等死。

  「咦?!」片刻後,吳邪感到不對,怎麼沒事?!他看了看敵人匪賤熊,已經倒在地上全身被黑色光芒給纏繞著,動

也不動。

  即將結束性命的匪賤熊,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一生的回憶浮現在他的腦海,哪個從自己書桌抽屜突然跑出來

,穿著藍色洋裝、可愛的貓耳,那可愛的女孩...小叮噹...要是他聽到自己的死會多麼傷心呢?匪賤熊緩緩閉上雙

眼,準備投胎去,希望下次也能跟心愛的女孩廝守一生...

他身後的手下們見狀,老大死了,馬上驚慌的逃跑。

  Wha...What happend?!花生啥事了?

  一點頭緒都沒有,還跪在地上的吳邪,傻了看著地上匪賤熊的屍體,心中只有個想法...難道?!是我太帥了?連那

黑色光線也能控制,可惡...我就是這麼帥阿...哀...天生的,沒辦法...

  周圍的女性們全圍了上來,歡呼著吳邪,打倒了淫魔啞斯嵐手下的惡勢力。

  「哇~吳邪大人~」

  「好帥呀~!」  

  「吳邪大人我愛您~」

  「偉大的吳主席啊!您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

  「吃屎去吧!」

  「吳邪 Fu*k Me!」

  咦?怎有人叫我吃屎...算了,管他的。

  吳邪就這樣沉浸在年輕的比基尼美女們中的搓揉與讚嘆,還不小心讓小小吳邪有所興奮...

 

 

關於此小說,各位有什麼建議的,請指點指點!皇宮殿堂那邊不怎麼會寫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