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務第七感3 追蹤線源頭 03 前往真相

 

  早上一起來,在衣櫃內隨手挑了套不起眼的休閒上衣與長褲後,我逕自到了血歷總部的地下停車場,借了車鑰匙,跨坐在公用的一台小綿羊上。我可能有毛病吧,一個愛冒險及有興趣做鋼彈模型的熱血少年,大野狼對我來說毫無興趣,小綿羊的可愛才是我的本命啊!光是這機車叫「小綿羊」,就有種給我騎的慾望了!

  轉了轉把手,戴上造型可愛的安全帽,我在心中否認自己絕對不是Gay後,發動引擎,準備往記憶中的地址行駛而去,卻是一道聲音叫住了我,「章、和、穎!」

  如同一個小孩在偷東西時被爸媽抓包一樣,我立時僵住了身子,動作暫停。

  一陣疾風狂捲而來,帶著淡淡香氣,劉可甯紅通的怒容倏地出現在我眼前,瞪大眼伸手在我鼻子上,使盡地捏了一番,痛得我不斷哀號。「這次我真的生氣了!你這麼嚴重的傷才剛好,就想偷溜?連我都不說一聲!我感到我被背叛了,就像一個少女被欺騙後強暴的感覺,嗚嗚……」

  「妳的措辭真糟糕……唔,可甯大人息怒,小弟我可以解釋!啊啊啊,鼻子要掉了,要變麥可了啊……」

  「馬後炮早就晚了!」說著,劉可甯身形一轉,不知從哪裡變出來的同款式安全帽順勢一帶上、扣起,一下子翻身到了我身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地笑著說:「哼哼,你邊載我邊解釋你要去哪裡,我就原諒你。騎慢一點喔!」

  看著照後鏡裡頭的得逞笑容,我渾身就是寒毛一炸──我靠!有人常說女人變化多端還真是太對了!脾氣如天氣陰晴不定,變臉就如翻書一樣快,這上一秒大怒加委屈哭訴,下一秒就一副心情好的笑容模樣,我這心裡都調適不了這麼快了啊!見鬼!

  於是,在兩隻令我非常不自在的柔荑之下,我與劉可甯騎著小綿羊,莫名其妙地往目的地進發了……

 

 

  「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機會,不會再放手了……」劉可甯的雙手緊緊環住了我的腰身,整身服貼在我的背後,我的右耳感受到她呼出的口氣,敏感地一陣哆嗦,身體不自覺僵了起來。彷彿渾身的神經都在這一刻跑到了背上,興奮感受著那兩個被擠壓變形的柔軟胸脯,一時血氣方剛。

  我雙眼加倍專注於眼前的車道,不敢胡亂移開視線,雖說是以著時速三、四十公里的慢速行駛,可在這樣的一個衝擊性情況下,就是一個摩托車賽車老手也不見得能萬無一失吧……

  「啊……和穎……我好想你。」

  「……不是天天見嗎?」糟糕,我快要淪陷了啊,意志力、意志力!我的小宇宙不能輸啊!

  「才不是呢。以前說過,你對我沒意思就直說,別再讓我那麼迷惘了……其實那只是氣話,我還是覺得,這樣只少比什麼都沒有還來的好。我決定了,不管結果如何,我都要更加努力!」

  「小甯,你再這樣,會出車禍的……」一滴冷汗自我的臉頰滑下。

  誰知道後面更加甜膩地說:「出車禍好啊,出車禍我們就可以一起住院,一起躺在病床上,沒有人可以打擾我們。」

  「……」天啊,她今天是怎樣?嗑了迷情藥嗎?發情了?

  劉可甯繼續柔聲說:「有時候,我也會在你的立場上想想,我覺得你沒有錯,你總是那麼溫柔,所以才拒絕不了我,也因為這樣,你選擇停滯不前,以懲罰自己的方式來達到我們之間的平衡。我好笨,為什麼我都沒有想到那麼多呢?一旦這樣覺得,就發現,我又更加喜歡你了……我是不是病了啊?身體好熱,感覺什麼害羞的話都說得出來了……」

  「……對,妳病了,快去吃藥,不然就得出車禍……」一滴冷汗滑下。

  「唉唷,討厭吔你,一點也不懂少女心。」

  Oh, My God!

  「嘻嘻,我知道,你這叫做口是心非,你在掩飾自己的尷尬對吧?」

  佛祖啊!您趕快顯靈先一劍殺了我吧!此時前方轉角一台轎車出現,我嚇了一跳趕緊一個閃躲,滿面的冷汗。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劉可甯似乎也被嚇到了,噘著嘴興味索然地說:「你到底要去哪?這麼偷偷摸摸的。」

  我暗自吁了口氣,說:「關於那個人的身分,晚點再向妳坦誠好了,總之,這些事情我本是想隱瞞的,一個人都不說,既然這回被妳發現了,那就將就繼續吧……那人是我的一個昔日朋友,孩童時期的孩子王,最近因為某些事情遇上了,我有很多疑問想要請教他,再不問,我都快成精神病了。」

  劉可甯若有所思地「喔」了一聲,「你最近怪怪的,就是因為這些疑問?」

  「有怪怪的嗎?」

  「當然!常常心不在焉的,喝水能喝到褲子上,吃飯能吃到正在咬叉子都沒發現,講話都有夠敷衍!氣死我了!你說你該怎麼補償我?」

  「呃……怎麼補償?」

  「嗯,親一個就原諒你,怎麼樣?很簡單吧。」

  「唧────」

  「幹拎娘咧!操你媽會不會騎車啊!幹!」

  「抱歉……」

 

  §

 

  二十分鐘後,我循著一條條街道巷尾的路名,沿路看著各住宅的地址牌號逐一駛去,順著記憶終於在一處半山腰上的清靜住宅區找到了宗翰哥留下的地址。這處還是直上的斜坡地,花草樹木、寧靜舒適,與台北嘈雜的喧囂處隔了段距離,放眼望去皆是一幢幢不同設計的透天大宅,一看就是有錢人的地盤。

  在台北裡頭找這樣的房子,那對普通人來說肯定是天價啊!佛祖都買不起。

  宗翰哥給的地址是一處最尾端之一的建築,除了再過去一段距離還有個人家開的咖啡廳外,這附近就這麼一幢佔地面積頗大的房屋了。

  我將小綿羊停在住屋空地前方的小道旁,再次確認是這裡後,關掉了引擎,與劉可甯並肩走在青綠草地上的人行磚道。

  劉可甯十分自然地挽起了我的胳膊,讓我渾身都不自在卻又不好掙脫掉。「你朋友家住的也太好了吧……」

  「嗯,想想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如果把竹簾幫「硬上」幫主莊興文給幹掉,還同時解決了南北幫派的衝突,並讓莊興龍坐上了幫主之座的策士是宗翰哥,那弄來這麼一處大宅,對他來說也不難吧?……

  眼前的建築是以白色為底的西式別墅,整個建築估計有一百五十坪那麼大,一旁還有一棟較小的長型建築,估計是用來停車和置放雜物的倉庫。

  庭院的草地中央沒有任何物件,而靠左與別墅門面處之外的邊緣,都種植了許多五顏六色的花草,其中我與劉可甯能認出的有雞冠花、黃波斯菊、千日紅、金菚花、朱槿等幾樣景觀植物,現在正逢春冬的交接,冬季植物逐漸凋落引退,換成了春夏植物大展身手的活躍季節。

  這裡的花草樹木與草地,一看就知道是會固定修剪、長期栽培出來的。

  我與劉可甯到了桃木色的大門前,在一旁的電鈴上按了一下。

  我知道,我就算是偷偷從血歷潛出來的,也逃不了他們的監控,路上一定隨時都在被跟蹤、監視著,一生的觀察,他們深知我絕對不會平白無故外出去找親友拜訪,畢竟我連家都沒回過幾次了,這次拜訪之後,他們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找出任何有關這棟建築物以及主人的資訊……我想過的,宗翰哥也絕對想過,他一定能有什麼無敵的防範計畫,否則不會這麼大剌剌地寫上地址,熱情地歡迎我來。

  我清楚記得,當時那信上寫的「看你是要一個人來、帶人來、通知血歷,這都是你自己的決定」,就能表明宗翰哥多麼有自信能夠全身而退。所以我不擔心。

  想著想著,前方的大門很快就被打開了,應門的是一名三十出頭的英俊中年男子,讓我愣了一下,長髮、唇下剪短的鬍鬚、剛中帶柔的優雅氣質,這個人正是當初我被各路流氓追殺時,想要綁我回去見他們少爺的「青蛇」,而他的少爺是誰,就更不需要說明了。

  「章家少爺,恭候多時。」青蛇見我來訪,也沒有任何驚色,當即行了個紳士禮,臉上淡笑。

  我有些尷尬地點頭回禮後,與一臉詫異的劉可甯在青蛇的恭迎下,踏入了住宅。

  玄關,對我來說,很大,尤其是一旁的鞋櫃,整體來說都比一般住家的玄關還要大個四、五倍,那放著拖鞋的櫃子裡頭粗略算一下,有三、四十副,我不禁納悶到底是為什麼需要這麼多的室內拖鞋?難不成裡頭養了個人形蜈蚣?

  青蛇十分恭敬且迅速地拿了兩雙拖鞋蹲身擺在我們前方,其中一雙一看就是女用的,我與劉可甯十分受寵若驚地穿上後,意外地都感到拖鞋的大小完全合適。這青蛇……服侍人的功力真是一絕啊,是說這年頭有這種人嗎?一個為主人而活的超盡責職業管家僕傭!難道說這一切的起源都是宗翰哥的出手相救,使這個「青素真」就此來報恩?等等,不對不對,兩個男的沒搞頭啊!

  我們在青蛇的帶領下,一面參觀著宗翰哥的家,一面隨著他上了白磚旋轉樓梯,到了二樓,一路上的所見,皆是清雅、整潔的布置,原以為會碰上其他人,才知道這屋子似乎只有這兩人生活著,整體感覺是那麼的寧靜、規律且自在。

  二樓有一些房間,我們隨著青蛇直接走到了一處寬廣空間,就像是第二個客廳一般,光纖明亮,前半部分是一個大桌及其他生活器具,後半則是圍繞著玻璃矮圓桌的沙發座,液晶電視、書櫃、展示櫃、錄影帶……其中書櫃幾乎圍滿了整個室內,上頭全是不同類型的書籍,能看見的不只是中文書,還有小部分是英文、德文、法文、日文等等。

  宗翰哥正仰躺在一處深咖啡色的軟沙發上,翻著書頁,「算一算也差不多了,原本猜你會在這次的任務結束後來的,卻因為身負重傷而delay了一個半月。坐吧,不必客氣,想不到你還帶了一個人,這讓我有些意外呢。」他身上與那日在鐵工廠會議室內時的裝扮差不多,只不過是不同款式,白色的襯衫、米色的花紋毛背心、素色長褲,整個人顯得十分清閒。

  我與劉可甯頓了頓,並肩坐到了宗翰哥對面的長沙發上,青蛇馬上就為我們端上了兩杯香醇濃郁的上品熱紅茶,兩組鑲金邊的單耳陶瓷杯與底盤,放在了我們前方的玻璃桌上,接著便無聲無息地退下消失,對我們的談話完全不感興趣……倒不如說是迴避。

  「宗翰哥……」

  「書籍,是什麼?」宗翰哥打斷我,起身坐回正姿,將手中的書本闔上,一面說:「是知識、是經歷、是理想、是作者的結晶、是一個不同的世界。自古以來,人們撰書、世人閱讀,閱讀他的思想、閱讀他的知識,世界以這種方式,獲得無窮無盡的知識,踩在他人與昔日偉人的肩膀上,繼續前進。人們發明文字去記憶思想及歷史事件,也讓自己的腦袋得到了進化,更讓世界有了一次次的改革變革,不斷躍進。小杰杰,你也這麼認為對吧?文字的魅力真是無窮啊。」他朝我們倆親切地笑了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Krake章魚 的頭像
LILKrake章魚

LILKrake章魚 幻想創作之境 顛倒世界 / 特務第七感 / 當殺手遇上魔法師 / 奪心嶼 / 具現王子(大長篇小說連載中)

LILKrake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